第7章 真的不是牛頭人

作者:腦殘之殤
更新時間:2019-08-03 23:35
點擊:109
章節字數:2229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同一時間,地下實驗室。


不同于精致而明亮的洋館內部,以后花園一處被秘術掩蓋的厚重紅黑色門扉為界限,兩個“世界”悄然分離。


在門扉的背后已然是另一個世界:幽暗的長廊在扭曲中無限延展著,青黑色的地面上半粘稠的黑紅色物質形成的拖曳痕跡,仿佛描繪著無數次的慘叫。


位于入口大概100米處,一扇厚實的木門緊緊關閉著,陰沉的門扉上釘著一個門牌:1號實驗室。


嗚嗚嗚嗚嗚…


若有若無的嗚咽聲從門里傳來,讓人毛骨悚然。


此刻在這一扇門扉之后,某種慘劇正在上演,不算寬敞的空間里,靠墻一側立著一個黑色的大柜子,柜子里放著各種書籍以及看不出用途的工具以及藥劑。位于房間中間,一張試驗臺上,一個應該是人類的生物輕微抽搐著,猩紅的血液順著試驗臺流下,粘稠的血腥與實驗臺上常年累積的黑紅色銹漬混在一起。


“瑪利亞…5號藥劑…”


一位身材嬌小的少女站在實驗臺前,此刻她的身上套著一件血跡斑斑的白大褂,一幅白色的口罩遮住了大半張臉,由于身高微微不足的關系,少女腳下墊著一塊十多厘米的木質墊子。


“莎拉。尼古拉斯”這是嬌小少女的名字,很難想象這個看似年幼的女孩竟然是這間隱藏了無數秘密的洋館的女主人。


“是的…夫人…”


身穿女仆裝的有著淺褐色微卷發的女子熟練地將幾樣試劑按照比例調配在一起,精密的動作仿佛某種機械。


“…”


沒有任何表示,站在試驗臺前的嬌小少女手上銀色的小刀靈巧的劃過被固定在實驗臺上可憐的犧牲品的身體,優雅的姿態仿佛正在切割一塊精心烹調的牛排。


“嗚嗚嗚嗚…”


可憐的試驗品因為嘴巴被布條堵住說不出話,拼命掙扎的她手腳被鐵鏈勒出一道道血痕。


“.哎呀…好像忘記打麻醉了…”


淡淡的語調,嬌小少女的聲音透過口罩靜靜揉出一種迷人的磁性。


“夫人…需不需…”


一邊輕聲詢問,一邊將調制好的藥劑灌入注射器的瑪利亞,雙眸中靜靜倒影著莎拉俏麗的容顏。


“真是…抱歉呢…。被塞著嘴巴一定很辛苦吧…”


一個簡單的手勢打斷了瑪利亞的詢問,莎拉隨手撥開了堵住實驗體嘴巴的布條,下一刻凄厲的慘叫聲刺破耳膜。


“啊啊啊啊!!!魔鬼!!!你會下地獄的!!!”


“…”


靜靜聽著實驗體瘋狂的慘叫與謾罵,莎拉笑了,即使從雙眸中看不到任何情緒,即使因為口罩的關系看不到任何表情,但是此刻女仆小姐卻切實地感覺到了莎拉臉上冷冰冰的笑意。


“…我不喜歡太過于吵鬧的環境…。”


手上小刀一轉,刀刃精準地切斷了試驗品的聲帶,與此同時莎拉的另一只手帶著模糊的殘像一把抓過已經注滿“5號藥劑”的注射針,然后尖銳冰冷的鋼針扎入了實驗體口中柔軟的舌頭。


藥劑注入…


咕咕咕姑姑…


這已經不能算是單純的試驗了,更多的則是滿足某種怪異的嗜虐癖好罷了。


“…今天就到這里吧…”


瞥了一眼實驗臺上,扭曲的人體因為失去生命的氣息而變冷,莎拉淡淡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無趣。隨手摘掉口罩丟到一邊,嬌小少女的目光轉向了身邊的瑪利亞。


“我有點口渴…”


“是的…夫人…”


沒有說任何多余的話,也沒有任何多余的動作,瑪利亞解開了自己的衣領,柔白細膩的勃頸上兩個猩紅的小點顯得妖異而刺目。


“乖孩子…”


瞇了瞇眼睛,莎拉嬌小的身軀漂浮了起來,此刻她深邃的雙眸中一種猩紅的顏色若隱若現。


下一刻莎拉擁住了瑪利亞的身軀,兩顆小小的犬牙粗暴的刺穿了對方的脖頸,猩紅的顏色溢出化作粘稠的欲望。


“嗯…啊…”


帶著挑~逗意味的輕吟,不可抑制地溢出瑪利亞的齒間。就在這個時候一種被窺探的感覺將她籠罩。


“…夫人…門…門外…”


“…我知道…”


嘴唇離開了少女美味的脖頸,莎拉的食量其實很小,遠沒有達到光憑借失血就讓人喪失行動能力的指標。但是下一刻離開了莎拉懷抱的瑪利亞,卻仿佛脫力一般跌坐在地上,略微僵硬的臉龐上滲出一絲淺淺的紅暈。在此女仆少女略顯朦朧的雙瞳倒映著漂浮在半空中的嬌小少女妖異的緋紅色雙瞳,在那美麗的血色中一如既往找不到哪怕一絲她自己的影子。


“…”


像是做了賊一般,女仆少女怯弱的垂下了眼簾。就在這個時候門外窺探的“視線”也消失了。


“…已經離開了…”


瞥了一眼軟在地上的瑪利亞,莎拉皺了皺眉頭。


“夫人…對不起…我失禮了…您還需不需要…”


“不用了…我去休息一下…”


話音未落,嬌小少女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實驗室里。


此刻位于實驗室門外,并沒有像莎拉所說的那樣已經離開的窺探者靜靜站在幽暗的長廊中。純白色的連衣裙襯托下,少女細膩的肌膚顯得更加蒼白,黑中透綠的長發在幽暗的空間中投影出一抹怪異的仿佛正在不斷扭曲著變化的陰影,此刻少女的一只手扶著墻壁以支撐住搖搖欲墜的身軀,顫抖著緩緩收攏的五指,在堅硬的墻面上剜出幾道沾著猩紅顏色的指痕。


“…”


什么話都沒有說,已經不再試圖用“能力”窺探實驗室內的狀況的神乙踉踉蹌蹌地向著通道外走去。


她現在只想快點離開這個地方,因為她很難保證之前親眼所見的,自己最愛的母親大人與那個女仆之間親密的樣子不會讓她嫉妒得失去理智。


(SAN值下降10點,目前89點.)


快速逃離了通往隱藏試驗場的通路,后花園中突兀地變得明亮的景色,讓神乙感到一絲眩暈。


“真是…刺眼呢…”


神乙下意識伸出一只手想要擋住那讓她感到刺痛的陽光,但那明亮的光芒,卻仿佛從少女白皙的指尖滲透而出一般。將她心中那片血肉模糊的傷口照得明明白白。


(“真可笑…”)


嘴角彎起一絲自嘲的弧度,神乙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未完待續)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