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間章一《背叛》

作者:zoy
更新時間:2019-06-16 12:21
點擊:232
章節字數:7135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暑假開始的那天夜晚,史萊哲林教授的辦公室裡,一名中年男子靜靜地坐在書桌前。他是個高瘦而結實,長相如猛禽的男人,老鷹似的銳利眼神難以捉摸,臉上卻隱隱流露出不容外人看見的疲態。


這是特別令人心煩的一年,就算是對肯尼.阿克曼來說也是。


這學年結束後他在獨角獸的工作總算告一段落

現在要做得就剩善後。


肯尼彈了下魔杖,窗戶啪的一聲闔上,壁爐的火熊熊燃起,再次揮動,藏在天花板上的數十封信件,如白鴿撲簌簌飛到寬敞的桌面上。他一封封地檢視後,將它們丟入烈火中。


經營像獨角獸這樣的組織不容易,特別龐大的開銷是不可或缺的,這點肯尼非常清楚。那個人離開的時候把獨角獸交由阿克曼、薩內斯和拉爾夫三人負責。絕對不能在他回來,準備施行那項計畫時受限於財務的匱乏。


整條夜行巷都在讚揚兩個老大英明神武,每次手到擒來,讓正氣師們束手無策。肯尼冷哼一聲。那兩個傢夥或許有才能,這幾年卻越來越懶散,竟然在每個計劃上都想要染指他霍格華茲教授的資源或人脈。

太不知好歹,可不知肯尼.阿克曼,最受王信任的部下,被指派的任務跟他們這兩人完全不是在同一個層級上嗎?


去年年底他特別冒險回到夜行巷,向拉爾夫他們鄭重提議自己將最後一次與他們合作進行一起鉅額綁架案,在這之後他不想在和夜行巷有任何聯絡。直到王的歸來。

薩內斯和拉爾夫有些不情願,但最後還是承諾了。


要幹一筆大的,有哪個目標比約翰.基爾修坦,暴發戶魔法部部長的兒子更適合?於是肯尼決定把原本預計用在米卡莎阿克曼身上的計畫先用上。




要說肯尼不享受這個作案過程是假的。當他化身成基爾修坦的樣子堂堂皇皇走過霍格華茲教授們的車廂,以及後來預言家日報連續一周的綁架案頭版,就像回到自己年少輕狂、視法為無物的日子。將正氣師辦公室和那個艾爾文.史密斯玩弄於股掌間更是暢快無比。

但老阿克曼不能放任自己沉迷於犯罪的快感,因他有更重要的使命在身,萬一因為參與過多行動導致身分暴露,他將無顏面對佛里茲王。


他們毫無懸念地成功了。

薩內斯和拉爾夫獲得天價的贖金,而霍格華茲特快車綁架案也成為懸案,加入自己老年回憶的完美犯罪系列收藏。


一個手法要如何永遠不被破解,那就是永遠不要再次使用它,肯尼曾經這樣和里維說過。





但,這一切都沒有意義了,得意的笑容消逝在嘴角。

他還記得一年前,自己藉由帶超勞巫術測驗班到阿茲卡班實地觀察催狂魔的機會,溜到烏利的牢房。跟其他被逼瘋的囚犯不同,王露出與閒恬卻洞察人心,與平常毫無二致的笑容,叫肯尼不要著急,也不用策劃什麼劫獄,他會自己出來的。


這也是為什麼當肯尼上一周收到阿茲卡班的消息:烏利.佛里茲已經病死獄中,全身如墜冰窖。[註一]



「你這個…騙子。」肯尼咬著牙自語道,壓下朝空無一人的房間咆哮的衝動。

在憤怒之後,緊接上來的是前所未有的迷失。堂堂史萊哲林學院長、阿克曼家族的族長像個走失的孩子,不知道接下來該何去何從。

原先搜尋那項物品的計畫看來得先停下了,但將米卡莎逼出潛能的計畫到底要不要繼續實施......他猶豫了。


肯尼向來期待將里維和米卡莎吸收進獨角獸為王的事業所用,這就是為什麼要無所不用其極激發出他們能力的原因。但現在自己所認定的王已經死了,下一任王是否能讓他心服是另一回事。



他心思不禁飄回多年以前的歲月──

當肯尼的父親在他畢業那一年死亡前,把阿克曼歷世歷代其實都暗地裡侍奉著「王家」的事實向肯尼揭曉時,他在葬禮後的第一件事就是飛越海峽,「朝見」那位傳說中的法蘭西主子......


「好樣的,從背後偷襲就是你所謂的效忠嗎?」一名年輕短胖的黑髮男子氣急敗壞地大吼。


「你,是為我們加諸於阿克曼家的枷鎖才來殺我的嗎?」那使出驚人的無杖魔法,眼皮眨也沒眨一下就讓地面長出四隻巨手,以驚人的速度將肯尼牢牢抓住的長袍男子卻不發一語。他手中拿著肯尼的魔杖,若不是眼睛下方出現數道猙獰的血痕,臉色堪稱親和。


「放屁,老子想殺就殺罷了。」肯尼放聲狂笑,掩蓋心中對這人所展現之力量的恐懼,酷刑咒擊在對方身上竟然只讓他噴了一口血。「我說您大人有大量就放我走吧,下一次我會趁睡覺時直接用索命咒,雖然不能在你活著的時候在你腦中塞大便有點可惜~我是說真的,每天都刺激得像最後一天活著,不是更能享受人生嗎?就饒了我吧!」


「這人瘋了!」黑髮男人嫌惡地皺起臉喊道,「該死,遺忘咒對付不了阿克曼,看來我們只能除掉他了。」


束縛著肯尼的泥土卻開始放鬆,將他吐回地面。

他撫胸喘著大氣,突然間將藏在懷中的匕首朝男子丟去。


「烏利!」

烏利反射性地以右手擋在身前,匕首深深穿透了他的手臂,他皺起眉頭,卻沒有如肯尼預期中倒下。


「想必你也發現……我們和阿克曼家之間並沒有…..不破誓的拘束,每個阿克曼都是…甘心為了理想獻上生命。」烏利左手輕柔地握上匕首柄,肯尼驚訝地發現匕首上的黑氣竟然消散了。「雖然如此,想起你們族人為了佛里茲家的理想所做出的犧牲,我除了感激之外仍心懷愧疚,堂堂大族到現在人丁稀薄,你有所怨恨也是合情合理。」他把匕首慢慢抽出丟在一旁,沒有使出痊癒咒,手臂就自然而然地癒合,話音中也不再有痛楚。


肯尼阿克曼忍不住顫抖。這隻匕首上的詛咒是他自己研發的,能穿透一切魔法屏障,照理來說被劃過一個切口就能瞬間讓人生不如死,十分鐘內七孔流血而亡。這個詛咒太強大,光是拿著都會感到灼傷般的痛,但長期在黑巫師間來往,肯尼還是不敢大意而隨身攜帶著它。


當肯尼看著那變回普通武器的小刀發楞,烏利走到他面前,用他自己的魔杖指向他。


罷了,反正這就是弱者的結局。肯尼認命地閉上眼心道。


幾秒鐘後,胸口的清涼感讓他睜開眼睛,肯尼驚訝地發現胸前長期被詛咒侵蝕的黑斑消失了。


「你可以再回來嘗試,但我還不能死,在建立起魔法族群的樂園之前不能。請原諒我,原諒現在還未能完成理想,還未能回報眾人犧牲的我吧。」

烏利單膝跪在肯尼面前,把魔杖塞回他手上。「不過,害人害己的東西請不要再用了。」


「我們走吧,羅德。」他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


「但是─」羅德好像不服氣,欲言又止。



「慢著!」在兩人用消影術離開的前一刻,突如夢醒的肯尼喊住他們。


「你說的樂園…是什麼?」



或許自己曾有一刻嚮往過烏利所描繪的理想國,但事後看來他更多是被那人眼中的光芒所折服。


證據就是知道烏利逝去的消息後,回到獨角獸服侍下一代王的念頭對肯尼一點也沒有吸引力。他燒掉了所有夜行巷的來信,也燒掉多年前當年他和烏利橫跨海峽的通信。

經過這幾天的考慮,他決定不強逼下一代阿克曼繼續侍奉佛里茲家,畢竟自己在遇見烏利以前,對此家訓也不屑一顧。


看著火舌熊燃,焦黑的輪廓在信紙上擴散,最終消失殆盡,他想或許下半生就這樣在霍格華茲度過吧。不愁吃穿,受人尊敬,還有學生罵,夫復何求?他露出自嘲的笑容。



突然,城堡外面傳來吵雜的人聲,肯尼走向窗戶往外看,發現許多人提著火把在校園裡行走。

這是怎麼回事?他皺起眉頭。


就在此時,傳來一陣清亮的敲門聲。


「進來。」他皺起眉頭應道。


「晚安,阿克曼教授。」魔法史教授走進來,後面跟著他的萬年跟班里維。


艾爾文?史密斯是一個外型令人印象深刻的巫師,有著高貴俊美的相貌,以及真摯誠懇的聲音。老阿克曼知道有此相貌的人,什麼事都可能做得出來。


「史密斯教授,你們一定是剛從王十字車站消影回來的吧?搞得這麼晚真是辛苦了,一路上都平安吧,相信在我們偉大的正氣師首席眼皮底下沒有宵小敢有動作的─啊,里維也辛苦了。」他皮笑肉不笑地說。


「托您的福。」獨臂教授彬彬有禮地微笑說。


「那麼,請問兩位這麼晚來打擾一個急需睡眠的老人家,有何貴幹?」他帶著冰冷的眼神湊向這位年輕的教授。


「是的,我想要向您請教兩件事。」史密斯教授面不改色地說,「我想要更瞭解有關阿克曼家族的天賦爆發是怎麼運作的,以及這一年你訓練米卡莎.阿克曼的詳細結果。」


肯尼感覺下顎有條肌肉在抽動:「第一,這是阿克曼家的不傳之密,雖然我猜你後面那隻小兔崽子已經把他知道都告訴你了。」他狠狠瞪了里維一眼。

「第二,我對那個女孩的訓練有經過她現在法定代理人的同意,葉卡教授似乎也希望她能盡快掌握自己的能力;第三,她是我的學生,不關你的事──所以快把你那正氣師的狗鼻子從我前面移開。」


但史密斯像是沒聽到一樣:「我現在知道的是,阿克曼族的人除了魔力強大以外,每個都有獨特的魔法資質,有些是天生即有,有些則需要經過極端的刺激才會出現,像您多年前把我的朋友里維丟進毒蛇谷中─」


「然後他就學會了爬說語。」肯尼傲慢地說,「那是一樣身為史萊哲林傳人的驕傲天賦。」[註二]

里維的眼中閃過一道厲色。


獨臂教授不可置否地搖搖頭,繼續說下去:「而米卡莎.阿克曼天生即有化獸能力,型態是一隻黑豹,但在六年前因為父母在面前被殺死的刺激反而讓她失去了隨意變型的能力,葉卡教授去年才委託她同族的長輩,也就是您,想辦法把她的能力給喚回來。」


「她可以自己變成黑豹型態,但沒辦法控制自己的野性,更別提把自己變回來。」里維默默補充道。



肯尼阿克曼雙手抱胸,神情陰沉。他試過許多方法,犧牲晚上睡眠時間替女孩特訓,用各種咒語攻擊她,或說牠。他甚至某次還把牠丟進大湖裡。

他在開始前就說的很清楚,只有變回人形可以免去苦難,但結果一豹一人,偶爾里維這小子會來幫忙,三方總是弄得傷痕累累。

雖然訓練到目前沒有什麼進展,但肯尼不得不承認女孩有阿克曼家的種,天亮後他將米卡莎變回人型時從來沒有聽她哼過一聲,隔天晚上仍然準時來辦公室報到,這點讓他欣賞。


「您有沒有想過…等等,請容我─」史密斯左手抽出魔杖,在門和窗戶上各施展一個隔音咒。

肯尼後退一步,全身緊繃如弓弦,不動聲色地握起他的魔杖。


「您也知道米卡莎對我學院的艾蓮.葉卡很是依戀,若是她不受自身性命威脅,不曉得阿克曼教授有沒有想過利用小葉卡呢?」史密斯問到,聽起來竟饒富興味。


「你的意思是,拿葉卡小子的生命安全當誘餌?」老阿克曼眼睛瞪大了好幾秒,然後縱聲大笑,「我得說,你們正氣師有時候真的比我見過的黑巫師更狡猾啊。梅林的靴子啊,說不定這真有效呢!」


「不敢當,不敢當。」史密斯笑著說,「既然你也同意,那今晚這樁綁架加加害學生性命的罪名就這樣賴在您身上可以吧?手法呢,就跟半年前綁架約翰.基爾修坦一樣好了。」他說話的語氣就像是在文件上勾出了一個重點。


肯尼突然哽住,僵硬道:「你說什麼?」


「我說─你認罪伏誅吧!」他還來不及反應,里維就使出繳械咒讓他的魔杖從手中飛出,掉在遙遠的角落。



「你們別激動,這中間一定是有什麼誤會……」肯尼攤開雙手舉起,面對指向他的兩根魔杖。


「別裝了,肯尼。」里維冷酷地說,語氣帶著一絲怨毒,「你當年把我從妓.院撿出來,再把我丟給拉爾夫那群惡棍,就跟你把我丟進萬蛇穀一樣。」


「是我沒錯,但你忘了我們爺倆不是同時從獨角獸金盆洗手的嗎?」肯尼乾笑道,他慢慢走向壁爐……


「去年,我們接到有人指控你仍在為獨角獸背後出力的情報,甚至知道你寒假要在火車上作案。但不知為何目標情報錯誤,而我們衝回城堡時你已經把基爾修坦轉移到別處去了,沒有留下其他證據的你逃過一劫。」艾爾文氣定神閒的模樣終於嚴肅起來。


「所以我們決定將你的手法再重新搬演一次,而這次我們會確定一切的證據指向你。就像你以前跟我說的,完美犯罪再次使用的話就破綻百出了。」里維接著說。「不過感到欣慰吧,肯尼,至少艾爾文幫你實現了逼迫米卡莎爆發的計畫。」


「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肯尼強裝鎮定。


「我們已經掌握尤彌爾小姐的證詞,老混帳,你跑不掉了。」里維冷酷地說。


肯尼一愣,終於放棄裝傻,轉而獰笑道:「是嗎,那她現在大概不妙了吧?拉爾夫對我說他們曾與她立下不破誓,你們竟然為了破案犧牲一個女─」


「她或許不會死,」艾爾文說。「因為拉爾夫是故意讓尤彌爾知道的,他們期待她會出來指認你。言不由衷的誓詞不一定致命,只要送醫即時。」


「你是什麼意思?」肯尼整個恍惚了,「拉爾夫要她出來指認我?可是─」



「你還不懂嗎老傢夥?」里維說道,他那冷漠的眼神,揭露了累積多年的憤怒和怨恨,「你被薩內斯他們賣了。他們去年一聽說烏利在監獄的情況不妙,第一個擔心的就是他死後你會直接放棄獨角獸順便出賣他們,就先下手為強。他們找上我,跟我們說明你有個列車計劃,要我們當場逮捕你,可是沒想到你突然把目標從米卡莎轉到基爾修坦身上,而他們預備的人證尤彌爾則是打死不說──好吧,我是到今天才知道那兩個白癡給她下不破誓,無法理解。

不過這次,拉爾夫和薩納斯親自參與了我們這次的計畫,小葉卡和活米村的人都看到他們的臉,你百口莫辯。

這就是一起追隨你王理想的夥伴啊,肯尼,你現在認清了嗎!」


史密斯不發一語看著他,臉上的表情幾乎是憐憫。


肯尼突然開始笑─急促、放縱地大笑,陰森恐怖的聲響在房中迴盪不已。

笑聲嘎然而止,他沉聲說:「如果我是獨角獸,你們真的覺得光憑你們兩個攔得住我嗎?」


「不然你以為我們在這裡浪費這麼多時間是在做什麼?」史密斯將魔杖一揮,門和窗戶突然大僘,五位正氣師衝了進來,另有兩位騎著掃帚降落在窗口,手上都拿著魔杖。窗外還有三名在空中徘徊。


「肯尼阿克曼!烏利.佛里茲已經死了,你如果束手就擒,說不定最高巫師法庭會讓你免受催狂魔之吻!」其中一人喊道。


「我知道,都是因為烏利不在了,組織才……」肯尼阿克曼的臉扭曲了起來,他身邊的空氣也隨之凝固。里維突然感覺到不對勁,急忙喊:「快退開─!」但已經來不及了。一陣氣波以老阿克曼為中心向外掃去,強大的障礙惡咒把眾人都震倒在地,爬不起身。


「Accio─」用招喚咒使魔杖飛回手裡,肯尼看了里維一眼,然後轉身從懷裡掏出一把呼魯粉拋進壁爐裡,火焰轉為鮮綠──


「等等─」艾爾文狼狽趴在地上,卻制止了要追上去的正氣師。他希望肯尼情急之下逃回獨角獸的秘密基地,只要從他口中聽到壁爐位置,就等於是破了獨角獸的保密咒。雖然他們八成已經撤離了,但能搗破舊的集團基地,也能成為進一步偵查的重大線索。

就算肯尼機警,逃到別的壁爐,只要聽到目的地下一秒他們也能追上去。


肯尼當然知道他在想什麼,冷笑了一下,一個詞都沒有說,在正氣師們的驚呼之中就跳進壁爐裡,火焰又變回橘紅。


里維飛奔到火堆前,撒下一把呼魯粉,看著綠色火焰中數百的壁爐在裡面旋轉,已經看不見肯尼阿克曼的蹤影。[註三]



「他瘋了嗎!?他有可能會永遠消失在壁爐之間的!」一名正氣師瞪大眼睛說。


「史密斯教授?」其他人也沒了主意,只能轉向獨臂的前正氣師尋求指令。


「艾爾文,他可不是普通人。」里維皺眉道。


「我知道。」艾爾文走近壁爐,對翠綠色的火焰大喊:「魔法部呼魯網管理局─!」然後對身後的人們說:「去吧,去調查肯尼阿克曼最後究竟從哪個壁爐裡出來。」

正氣師一個一個喊出目的地,走進火裡,艾爾文和里維殿後。


里維咬著牙說:「我們就算查到他爬出去的壁爐也來不及了,他可以用消影咒消失到任何地方。」


「我們失算了,沒想到他竟然瞞過所有人在辦公室裝了呼魯網。」艾爾文臉色陰沉,目光幾乎可以刺穿壁爐,僅存的左手將魔杖握得死緊。「更沒想到,他能使出這麼強大的無杖魔法。」[註四]



「就差這麼一點點……」




(TBC)



------------------------------------------------------------------------------------------------------------

[註一]阿茲卡班(Azkaban),也被稱作阿茲卡班監獄 (Azkaban Prison)

是一座位於北海中央一座小道上的監獄。它修建於15世紀,從1718年開始成為英國的巫師監獄。阿茲卡班在麻瓜世界中是隱藏起來的,也是不可標繪的。它的內部可能使用了無痕伸展咒(或者類似的魔法),以保證它可以容納下全英國的所有罪犯。阿茲卡班之所以因為可怕而聞名,主要是因為監獄的守衛——催狂魔。在催狂魔的影響下(它們以人類的快樂為食),監獄中的囚犯最終都會精神失常,並慢慢地死去。



[註二]爬說嘴 (Parseltongue, Parselmouth)

指蛇類(包括其他的蛇形生物,如三頭蛇)所使用的語言,以及能夠與蛇類進行交流的人。這是一種非常罕見的能力,並且通常是遺傳性的。幾乎所有的爬說嘴都是薩拉札·史萊哲林的後裔,本文私設阿克曼家也有史萊哲林血統。雖然歷史上爬說嘴似乎都跟黑巫師有牽連,但是,阿不思·鄧不利多指出,在偉大和善良的巫師中間也可能有爬說嘴。




[註三]呼嚕網,或翻飛路網 (Floo Network)

魔法世界中男女巫師的一種旅行方式,通過壁爐和呼嚕粉從一個地方去往另一個地方。幾乎每個男女巫師家中的壁爐都與呼嚕網相連,而全英國有近1000個壁爐連接呼嚕網。通過呼嚕網,男女巫師可以方便地在家與魔法部、巫師酒吧和巫師商店之間往返。在旅行時,巫師只需向爐火中撒入呼嚕粉、跨入翠綠色的火焰,再準確地說出目的地的名字。旅行者必須清晰準確地說出他們想去的地方,否則就有可能抵達錯誤的目的地。


在英國,呼嚕網由魔法部魔法交通司下屬的呼嚕網管理局管理。一個簡單的咒語就可以讓壁爐斷開連接,但要想將壁爐接入呼嚕網則需要魔法部的許可。這樣的方式能夠更有效地管理呼嚕網路,同時防止麻瓜家庭的壁爐在不經意間被連入(但在緊急情況下可以建立臨時連接)。


霍格華茲的壁爐通常情況下不會與飛路網連接,但在教職工不知情的情況下,有個別壁爐可能會被私自鏈接。





[註四] 無杖魔法

魔杖並不是施展魔法的必需品。它是歐洲發明的魔法用具,因此在魔杖傳入其他地方之前,那裡的巫師在使用魔法時並不依賴於這種工具:美洲原住民在歐洲殖民者抵達前就已經形成了自己的魔法體系,並且不需要使用魔杖;非洲巫師也直到20世紀才接受魔杖,並且時至今日。

但使用魔杖引導魔法,可以讓符咒的效果更加準確和有效。只有強大而技藝高超的巫師才能夠穩定掌握高難度的無杖魔法。變形學和魔咒在不使用魔杖的情況通常難以施展。J.K.羅琳曾指出無杖魔法很複雜,因此需要更多的天賦。


後記
這章欠了一年多...雖然是和第一部結局一起構想好的,但因為間章會影響到第二部的發展,寫了很久還是不敢發出來
要來一周內應該會再有《間章?下》(希望...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FN天道
FN天道 在 2019/06/21 00:47 發表

天啊阿阿阿阿阿阿!!!更新了!!!太開心了(趕快回去重看之前的劇情

顯示第1-1篇,共1篇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