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指派

作者:e狗
更新時間:2019-06-27 22:06
點擊:127
章節字數:2654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暗暗流光、規整平滑的綢面,垂感使衣著顯露出隨和。


江墨文身后的房間內部昏暗,只有屋外白光為她身形打上亮色。淡白上衫與灰黑的長褲,如果不是由一肩墨發披散可見她晨醒不久,這衣裝看做是出門的便服也頗為合適。陸北螢一時的胡思亂想都被這景象沖散。老師平靜若水的眼睛看著自己,清冷肅然的身姿與任何時候的她都沒有差別。


唯一不同,是她從未見過的、這墨色長發未被束起的樣子。


她收緊了雙臂,抱著那沓檔案,目光凝在那黑發上,有些著迷。


如果挑起一縷,使它輕輕于指間滑動——她可以想見,那流瀉于肌膚上的神圣之物伴著清涼、舒滑的觸感,如觸碰到月華一絲,星河一川……只是想想,她便可以酩醉其中,不可自拔。


“進來。”


她說話,吐出的二字之間根本聽不出任何疲憊或不耐,只是單單沒有情緒而已。


“啊,”陸北螢短促慌亂地出聲,她微微伸了手要遞出檔案袋去,“我就是來送……”




女人沒有以語言回應,擱在門框的手指放下,側身為她讓出一些空位。是無聲而無可違抗的示意。


陸北螢點點頭,再度抱緊了懷中的資料,她低了眉,邁動腳步走近。走近于她咫尺處,就可以聞見她身上的淡淡香氣,合著……薄汗的味道。

那屋中明明如外面一般清涼,晨間寒流撩得人陣陣觸冷,絕不至于熱得出汗。

她稍抬眼,可以瞥見她胸前順滑的黑發。平靜、安穩、深邃,所感卻與所見這景不同。


那是略帶疼痛與焦急的情緒,透過她平緩、堅硬表面的一絲罅隙,悄然而不可阻擋地泄露出來。


陸北螢毫不懷疑自己的判斷,好似理所當然。


她的感覺,畢竟太過敏銳了。



窗簾未拉,廊燈至頂燈都被按亮,大門在她身后響起扣鎖聲。陸北螢腳步未動,看著女人挺拔的背影向前離她遠去,她喉頭滾過吞咽,終于決定了什么:這次不能再如面對別的事一般逃避著選擇緘默,眼前的人一直以無聲的關愛保護著自己,她不能對這般異樣視而不見。


如果老師有了什么不測……她想起那場雪。


不要。


“老師……”她小聲喊她,“……身體不舒服嗎?”


那狀似無恙的背影果然駐步停頓。


別再騙……



女孩無法看見的一張臉上滲了微微的哀愁與為難,她長發覆蓋、衣衫遮掩的背部又發作起來,好像嚴酷的鞭刑正朝著一條血肉殘破的、新鮮的深紅傷疤不斷施加上去,她咬牙凝眉,藏于垂長袖口里的指尖在發抖。可只是瞬間,她又制住了自己難以探知的失態。


“嗯,”江墨文誠實應聲,轉頭看她,嘴角現出的笑意有些無奈,“沒什么,做了夢。”


什么夢。陸北螢腦中某跟筋一跳,尚未捕捉到的一抹思緒如游魂一樣溜走,她放棄了尋找,只因老師剛剛承認了的話和周身實在透著虛弱的氣氛,叫她擔心地挪不開思維去想其他。


是不是自己打擾了老師精神體的休息?


“柜子里有拖鞋,”女人語氣恢復了平靜隨和,她不經意般略過剛剛的話題,將手邊桌上的雜物理了理,拉開把椅子,而后向樓上走去,“稍等我幾分鐘,先坐。”


陸北螢忙點頭應聲,又被初入老師家的新奇感吸引了注意力——這屋子整潔,沒有什么裝飾,氤氳著獨居的氣氛。她一邊如窺視者般偷瞧著素凈的客廳,一邊又不敢逾越,規規矩矩地換了鞋坐好在老師拉開的椅子上,將手邊檔案袋的折角都細細理好。


《任務文件—C》

《任務文件—C》

《指派通知》


指派?她才注意到最后這封檔案的與眾不同,厚度是三件相當,但,“指派通知”……她從未見過這樣的檔案名。

本以為總部只是下發了臨時任務叫自己交與老師,可這多出來的一份叫她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她手指揪緊了那外殼,立刻就想要拆開來一探究竟,目光灼灼,似要把它點燃燒個干凈。


突然一片溫熱的玻璃貼了她的指關節,陸北螢食指一顫,睜大了眼睛看去,老師骨端突出的手在她眼前晃了下,杯底撞擊木桌的柔和響動就鳴在她耳邊。剔透杯緣綴了白氣裊裊,那是兩杯盛了八分滿的熱牛奶,轉而盯著女人灰色毛衣和已整齊束好的黑發,淺淺吸氣,牛奶醇和的香味就飄進鼻子,她不禁加深、加長這個呼吸。


“沒吃飯吧,”女人詢問卻依舊用了肯定的語氣,她在陸北螢身邊坐下,抿了口自己的那份,閱晨報一般盯著隨手接過的檔案袋,打開,又抬眼看了發愣的陸北螢,“沒加糖,左手邊冰箱有蜂蜜……”


“謝謝!”陸北螢有點喘,以雙手捂住了那杯子,熱乎乎暖融融,填補了她一早上耗去的精力。此刻,連舌尖都有些泛甜,“……我喜歡不加糖。”


細瘦的指與玻璃相稱,斜了杯口,小巧鼻尖被熱氣熏蒸。眼前漫過純白,香濃牛乳滑入雙唇之間,包裹了她的舌尖,浸潤過她的食道,在胸下胃中氤氳著溫熱。拖鞋里一直蜷起緊繃的腳趾放松了些,好似安定劑流進她的血液,好似全身都被包裹在溫潤的水中。


老師給她的東西,全部加了光環。



江墨文目光滑過一張張密排黑字的紙,眉頭皺了幾下又松開,最后抬頭認真打量了陸北螢:“你看過了?”

“沒有,”陸北螢放下玻璃杯,眨眨眼睛,帶著疑惑回應著那墨色瞳仁的凝視,她想要以手摸過鼻尖或是捋一捋自己的短發,不過此刻雙手都貪戀著掌心的溫暖,還擱在杯上,“還沒看……”她悄悄伸了脖子去瞧,好奇那份“通知”的內容,如何引得老師露出了這般神色。



“倒是沒關系,”江墨文抽出一張遞到她眼前,白紙映得陸北螢面龐更加光潤,“如果你覺得會影響正常訓練和任務,我就駁回去。”


什么?她聽得糊里糊涂,看看老師,又看看那文件。




《指派通知》


現有編號C-A121,萬宇澤,優秀新入生一名。因C級人手短缺,暫未分派導師接收。經討論,總部建議精英引渡人發揮模范作用,為人才培養事業盡己所能。

特指派編號C-A60,江墨文,接收并教導。


C級總部




“我……”陸北螢側臉短發遮住她的表情,她緊緊捏著那薄紙,心間如寺內寒鐘被人撞響,在遙遠的山脈間響徹那沉遠的聲音——她早該有自知之明,早該想到。可,萬分不情愿,“……沒關系……應該不會影響。”


萬宇澤,還是其他人,這都不重要。她意識到老師,終究不是她一個人的老師。


她在死后世界這么久,擁有過多少學生,執行了多少任務,救回過多少人,又在他們的意識里扮演無數次的死敵、摯友、戀人、女兒、妻子……自己的存在,自己的陪伴,只是她眼中渺小的一段而已吧。


既然如此,不答應,又能如何。




陸北螢低著頭,沒有看到對方的臉色,只感覺沉默良久,頭頂上兀地覆蓋了她的手掌,只是一觸,觸到她心里又突然離開,前方響起了她沉穩的聲音:“還是駁回去?”


她抬眼看著老師深靜的眸,心里砰砰直跳好像被人看穿,如果此時再“客套”哪怕一句,對面的人是否就會“棄她而去”?她不敢再出聲,只是咬了后牙抿了嘴唇,掩飾自己的戰栗,將決定權全部拋給了對方。



“駁回去吧。”江墨文淡淡說著收回了眼光,自她手中抽走了那紙,又把任務檔案塞了一份過來,“我來處理,先討論這個。”


“……嗯。”陸北螢應聲,心中終于有了著落。可不知怎么,她感覺到老師,有些生氣。


主動一點會死哦(圍笑)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