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新篇:Sixteenth

作者:せら
更新時間:2019-06-26 02:31
點擊:98
章節字數:5551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Sixteenth


***

——人權?根本沒有必要在意那種東西吧?只要能讓意識順從自身,有著‘我是正確的’的意識就行了。傀儡的想法根本不用去在意。我又不是任何事都得去解決的救世主。要我把他們看成是人類也未免太好笑了。嗯?這算欺騙?哦不……應該說是引導才對呢——不被賦予理由,就不愿為我做事、甚至對我產生質疑這種無能是我怎么用心都無法修復的BUG。簡直糟透了。


逮捕那個女人時,她所給出的供詞便是這樣。


失去歸處的人們,對她來說并不是人類……只是傀儡而已,為了自我方便而操縱的玩偶。


而那份話語在某種意義上,也在暗示著明理某些東西……


你與他們并無區別——被‘為了正義’‘為了拯救他人’這些偽物包裹著的你,難道與身為傀儡的他們有什么不同么。


偽物也終究只是偽物。


懷抱‘不愿他人哭泣’理由的你,終究還是讓更多人哭泣了。


那些人朝自己看來的目光全部都是如烈火劍刃般的恨意。


只是瞥過眼去不愿正視,其中一次的救贖就那樣結束了。


一直都是,自己一直都……


沒能拯救任何人。


明理閉上眼,像是為了止住快要溢出眼眶的淚水般用力閉上眼。


果然……一點都沒能改變。


無論是過去,亦或者是現在。


間宮明理都只會哭泣。


注視著自己的手。


靠在總局空曠天臺的欄桿上,分別不過數小時地撥出那個號碼。熟悉的樂曲在耳邊回響,是她最喜歡的‘Weight of the World’,然而心頭凈是落寞的明理只是空洞地眺望湛藍蒼穹,在遲遲得不到回應的嘟聲中輕嘆一聲,隨后正要掛斷時對方卻是接了起來。


“小桃。”


不等那人喚出自己的名字,明理便低下了聲:“我去見遠宮暦了。”隨后頓了一頓,就像在猶豫什么般,抿緊了唇。“為什么呢,最初和她交鋒時我明明是很生氣很生氣的……就好像要殺了她一樣。”


“你可以。”


“是啊……我可以,身為‘武裝檢察官’的我能夠擅自決定‘犯罪者’生死。我有那個權利……但我現在卻不那樣想了,不只是她……連那時的我,都不在了。”


“醒覺到時間真的會完全改變一個人時……我真的好怕。”


“這是不是代表,有一天我也會以‘武裝檢察官’的身份和你,而你也會……那樣的……我不要。”


染上哭腔的那道嗓音聽起來是那么稚嫩無助,脆弱地教人心碎。


“我不要那樣……我不要變成那樣的人……”


“……我……小桃……還有衣音……”


“沒事的。”


“嗚……”


“沒事的,Akari。”


“……小桃……”


“有我在。”


不是經由手機電子信號給出的保證,而是真真切切在身后響起……專屬心底那份特別的嗓音。


未待明理轉過身,少女的手便繞過雙肩,緊緊擁住了她。


她穿的是便于行動的柳丁鞋,少女則是一如既往的高跟。


“小桃……”


憑借身高優勢擁緊了像只小獸般的明理,少女將頭埋在那栗發滿布的脖頸——可以感受到微顫,透過那嬌小身軀傳遞過來的那份悲傷與不安,全都清楚感受到了。那因下意識想要哭泣而緊縮的雙臂,使少女張嘴咬住明理的脖頸。


“唔……”


脖頸處傳來的柔軟酥麻感,讓她不禁疑惑。


“小桃……?”


牙齒的啃咬,激起皮膚的戰栗,撩撥起快感,叫她不禁輕嚶出聲。


粉嫩舌尖掃過,印下絲絲晶瑩的唾液。感到這些的明理縮起肩膀,想逃開戀人那曖昧的動作:“不要……別……真是的……小桃為什么總是突然做這種事呢。”


“和你理解的一樣。”


是懲罰。勾起水線的粉舌咬上白皙柔嫩的耳垂,少女微微頷首。“你的老毛病又犯了。”


又在獨自承擔這些東西。


蒼色的大眼睛眨了眨。


“我沒有……”


“別忘了。”精致面容近在咫尺,少女那仿佛會令人沉醉一生的眸中,幽光乍現。


身體的反應絕對不會騙人。


那在決斷的十字路口仿徨無措、孤身一人的女孩兒神情——自己……又輸給了那樣的她。


心中的慍怒對懷中人兒還想反抗的動作感到不悅,少女用力扳過明理身體,用力禁錮住那兩只手,徑直吻了上去。


“唔!”


唇瓣交合,從舌尖傳來令人臉紅的滑膩感和溫香氣息。讓全身血流像是雀躍般地加速流轉起來。


“不會讓你改變的。”封住眼前人兒想要說話的唇,從唇邊漏出的嬌吟夾雜著絲絲水聲的吻,少女輕聲呢喃。“時間也不過是那樣而已,只要沒有盡頭,無論是誰都不能給我們畫上End。”


……我會給你永遠的,Akari。絕對……吶。


低垂的雙眸幽光流轉,頰邊長發遮掩了少女神情,看不真切。



***

“你是認真的么。”


從學生會室柔軟的沙發上坐起身,優的指尖與視線從面前紙張上掃過,俏麗眉宇輕輕皺起:“明面資料是遵紀守法且每年對災區捐贈巨款的生意家,從事進出口行業的正常背景,在我看來是根本沒有衣音你認為的逃亡渠道的。”


“‘進出口業’,懷疑理由有這一個就夠了。”將紙張從友人手邊接過:“案底也是有的,雖然只是順帶,但我的主要目標就是這邊。”


“你懷疑他們將當事人作為貨品運出去?”


“是的。”


玻璃茶幾倒映著好看的眸,優望著將一身黑衣換回武偵制服的衣音。“我不認為這是什么明智之事。”


“……洗耳恭聽。”


“聽著衣音,你已經作為非職業武偵參與過許多次的渠道信息提供和抓捕行動了,雖然那與你的目標還差之過遠,但是……”白皙指尖敲打紙面,細微的聲響映襯著毫無動搖的深眸。“已經不能再繼續深入下去了,會有危險的。”


“那你也聽著,優。”黑眸幽沉,少女時期的音色低沉且陰冷。“之前行動救出并安頓好的兩個孩子……昨天被殺了。


拯救者沒能成為庇護者,真是諷刺。


“單純的斬草不能制止的話,那就只能拔根。現階段方法只有這一個的話,我就會去那樣做——你可以把這傳達給那些盯上我的人。”


“你根本是把這當成自己的私事了!”細長嗓音拔高,擔心神情溢于言表:“你不是和我說過么……‘不是每個人都一定要去成為英雄”


安靜氛圍勾勒那平靜精致的面容曲線,黑眸視線繞過友人落向窗臺邊——那在微光中緩緩搖曳的依米花。


“你應該注意到了,參與那些行動的武偵大部分都受到了停職、降職以及調配命令。而身為非職業武偵的你卻沒事。‘只有你’還沒事,這很難不讓人對你產生質疑和猜想。”


啊啊……這真是難受的事。


如果坦誠相見的話,是否就能將所有偏見都擱置呢。


只要將內心的想法告訴對方,或許就能得到諒解吧。就像那些童話故事的Happy End一樣,無論多么復雜難懂的矛盾都能破冰化水……


真好吶。


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就好了。


“就算只是一介武偵,但你也是那個人的女兒。無法在明面上直接對付你所導致的結果,便是如此。”大概是迫切地希望友人能夠理解,優少見地沒有半分笑意:“所以答應我,衣音。不要再繼續深入下去了。”


“優的意思,是要讓我拋棄‘我’么。”輕然若語地、仿佛心思根本不在談話中。


“你早拋棄掉了不是么,將‘衣音’……”深沉視線注視身前少女“因為討厭被賦予多余的枷鎖,所以從來不將自身跟別人或任何事物綁定,為了無論遭遇任何事都能以‘一個人’的身份去面對。為了……讓自己能夠安心。”


仍殘留溫柔心意的那份話語,滲透著絕無虛假的真誠。


“不管她們是忌憚神宮家、忌憚我媽媽、甚至是忌憚那個人都好……”注視相識多年的友人,衣音開了口:“檢事廳與公安0課之間的關系并不好,他們的選擇是互不干涉,我認為那是很好的判斷。”


“那如果是我自己的意識呢。”放柔了聲音、低下了語氣,優就那樣隔著幾步之遙的距離與衣音對視著。“跟神宮家、跟檢事廳、跟其他任何人都沒有關系。”


能讓我丟棄一切理性邏輯以個人感情來判斷的理由,只有一個……


那就是你。


輕風吹動窗簾,制服的裙擺緩緩飄動,和煦的暖陽光芒,眼前一如當時初見時的少女。



***

肌膚感受著季節漸變的氣息,站在現代科技與娛樂感十足的新型游樂園建筑大門前的羽耶瞥了眼腕邊的手表嘆了口氣。


“真是的……跑哪兒去了。”


低念的話語帶著幾分底氣不足,望向來時的街道,羽耶嘆氣地將頭頂的白帽取下,抬眸望向光芒撒落的方向——


湛藍如洗的天空。


潔白無瑕的浮云。


夏季的天總是多變的,所以每次仰望時的景色都會有著些許不同。


“……唔。”


無言仰望著頭頂蒼穹時,隨著輕微聲響,眼睛被誰從身后蒙住了。


“呀~!”


陷入黑暗的視野中沒有任何多余的顏色,熟悉手掌的溫暖覆蓋雙眼,作為數次被惡作劇的被害者,羽耶能夠百分百確信始作俑者的身份。


“九原同學!”


“啊啦?被發現了?”


驚訝地松開手,隨之而來的突兀光亮差不禁令羽耶有些頭暈目眩,而在那樣的扭曲感后,身后茜色雙瞳中的清澈笑容卻悄然消去了怒意——


未經多少搭理的淡色短發以極為隨意的感覺垂在頰邊,耳邊別著一塊亮色的吊墜,干凈整潔的襯衫包裹著奪人視線的胸口,纖細雙腿下方是便于運動的跑鞋,與在難以選擇的煩惱中還是決定穿高跟的自己截然不同。


綾的到來,卻沒有讓羽耶先才緊皺的眉頭舒展開。


而是皺得更緊。


“……遲到了。”


“啊?”


“遲到了!”


友人遲鈍的反應,令羽耶不禁生氣地提醒。


“哦……哦哦,遲到了啊。”吹著口哨將視線別開,隨后綾像是發現什么新奇事物般抓起羽耶的手。


“先不管這個,我剛才看到那邊在賣可麗餅誒!走吧走吧委員長,去吃可麗餅!”


“誒……?誒誒?”


被略顯強硬的拽著,從緊牽的手中傳遞過來,女孩兒那炙熱的溫度不禁暈染了耳根,讓臉頰也隨之變得發燙。


檢票入門后,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繁華亂景——起起伏伏的旋轉木馬、高聳入云的過山車、挑戰極限的百米蹦極、開天辟地的拳力測試儀以及霓光閃爍的摩天巨輪,可謂世上一切美好之物。


走進中心區域后,漸漸開始聞到各種讓人發饞的香味,剛好是午餐時間的現在,不管是打工的還是約朋友逛街的人們都在朝這邊涌來。


人……有點多啊。


正當想著如何從人群中脫身時,嗒地一下感受到一股力量,綾疑惑地回過頭去,只見羽耶低垂著小臉,右手緊緊攥著自己的制服下擺。


“不要……走散了。”


“啊?嗯……明白!”


如內心想法如出一轍的發言,讓綾回握住羽耶的手。將那纖柔的身體拉到身前,雙手繞在腰間如傘般護住。


“誒?九原同學?”


“這樣是最好的吧,雖然有點難受,但等到空曠地方就好了。委員長稍微忍耐下吧?”


“……嗯。”


淡淡的太陽花味道鼻尖,散走季節的灼意。靜靜擁著羽耶在人海中隨波逐流的時間,讓綾不時想要打瞌睡。


人潮緩緩分流散去,綾松開略微僵化的雙肢,活動筋骨。


唔……有點餓了。


雖說是以游玩為目的,但空腹也實在不是什么好事。于是綾仔細尋找先才所看到的可麗餅攤位,朝羽耶問道。


“委員長餓了么。”


“誒?不……我還不怎么……”


咕……


被不合時宜的咕嚕聲打斷,羽耶無措地將臉轉向一旁。


“誒~不是餓了么。”


“沒有”


咕~咕~


“可是委員長你……”


“就說沒有了!”


咕~咕~咕~


羽耶固執否定著,置氣瞥過去的側顏暈紅更見。


“嘛嘛,知道了,那我過去買,委員長就待在這兒不要亂跑。”


“我又不是小孩子!”


“嘛嘛……”


摸了摸鼻子,綾邁步跑向一旁噴泉邊的可麗餅店,待走近時,便聽到了熟悉的招呼聲。


“那邊的客人,要不要來一個好吃的可麗餅呢?Nico~”


對那甜美熱情的聲線感到熟悉,卻又有些違和的綾走近攤位后往里看去——


“誒……?阿彩?”


“唔?啊……綾。”


對身著玩偶制服裝出違和聲線招攬客人的友人,綾不禁嘴角抽搐。


“又是打工?”


“……嘛啊,是的。”


“哈啊!那我就當照顧生意了,阿彩快給我做兩份可麗餅!”


“你這反應好像我沒給你做過東西一樣……要什么口味的?有草莓、香蕉、櫻桃、藍莓和最近新品的橙子。”


“嗯……我要草莓!另一份的話,弄橙子的就好。”


“了解。”


得到回答后,彩音熟練地打開火,將加水凝固后的面團鋪到鐵板上,隨著滋滋的油濺聲開始制作可麗餅。


“今天是約了誰出來玩么。”


“嘛啊,是委員長啦。”


“羽耶?誒……真少見吶。”


意料之外的回答讓手中動作不禁一頓——印象中那位友人明明不是喜歡出門的類型才對。


“對吧?說著什么‘天天這樣宅在家可不行,偶爾也要出門’等等的就拿出兩張票,硬要我出來。”


“誒?不好么,這說明在羽耶心中綾的地位很高呀。”


火烤的熱量將扇形的餅皮烤至熟透,彩音隨之將培根火腿和洋蔥等食物卷裹進去,卷成圓錐狀后再擠上純白色的奶油,最后再放上率先切好的草莓。


“是這樣么,但我總覺得委員長這兩天怪怪的。”


咬著手中可麗餅的綾口齒不清地說道。


“怪怪的?”


將剝好的橙瓣放上第二份可麗餅,彩音疑惑地望向咬得滿嘴奶油的綾。


“嘛!大概是錯覺吧!畢竟委員長本來就怪怪的!”


“這樣說有點失禮吧。”


“(*^▽^*)”


將價款的硬幣放上攤位,綾拿著另一份還有些微燙的包裝袋朝彩音揮手告別:“我和委員長會玩到閉園時間,阿彩你打工結束的話可以來找我們哦!”無視掉身后友人“那樣不會太晚么……”的考量。



***

身旁噴泉飛濺撒落的水沫劃過臉龐帶來了一絲清爽,灼陽的光芒透過樹葉間隙撒下細碎剪影,腳邊草木在微風中搖曳,色彩斑斕的蝴蝶閃動翅膀飛舞描繪著無限大的符號。


眼前這份美麗的光景,悄然消去了疲勞,拆開身旁女孩兒遞到手邊溫熱的包裝袋,張口咬下去時,香甜美味的砂糖氣息在舌尖噴薄綻放,安定了心神。


真的……有那么糟糕么。


細細咀嚼的動作漸慢,思索考量著某件事時,不禁被面前突兀放大的臉給嚇了一跳。


“九原同學?”


“委員長,臉……啊,別動。”


認真注視羽耶臉龐的綾緩緩湊近,指尖輕動在嘴角邊一觸而過,露出笑容。


“委員長也會這么粗心呢。”


“誒?”


“奶油,吃到嘴邊了哦。”


不明所以的疑惑在望見綾指尖的一抹純白時化作羞意暈紅了臉頰。


“九原同學!”


“在的在的,別生氣委員長,漂亮的臉蛋都要浪費了哦。”


“……都什么時候了還貧嘴。”


置氣時,身旁傳來歡快笑聲,羽耶回頭望去,看見一對帶著孩子的夫妻正指著自己與綾的方向輕顰淺笑。


不可思議地,心里感到一股暖流。


映入別人眼中的自己,到底是怎樣的呢。


思緒不可抑制地會飄遠,屆時綾猛然拉住了羽耶的手——


“走吧,吃飽了就去玩,我要去試試那邊的過山車!”


“誒……等等……九原同學……”


“走吧走吧!委員長會陪我的吧?”


清澈無瑕的心愿,毫無預兆地刺中心扉。


羽耶低垂著眸,隨后揚起笑意。


“真拿你沒辦法呢。”


對……只是這一份就夠了。對‘孩子’來說,有時僅僅那一份的‘特別’,會比任何事物都重要。


所以……再一會也好。


即使是這稍縱即逝的一瞬也沒有關系。


請繼續對我微笑吧……Ich liebe dich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