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去看看,好吧

作者:渾獄彌
更新時間:2019-06-25 01:06
點擊:133
章節字數:2575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五月的赫爾辛基徹底告別了雪的白色,波羅的海刮來的濕暖海風讓這片天然港城鑲上了星點綠色,喜愛在寒地游覽又想逃離高峰期的旅人已經開始成群向這里進發。但愉悅的心情不屬于特意前來的上校,沒有絲毫體驗初夏港城風情的心思,直奔三周前已經摸清的空軍醫院。

“介于尼卡·愛德華汀·卡塔雅南少尉已經昏迷超過一個月,我希望能正式向貴院提請少尉的轉院申請,并懇請貴院配合相關的轉院流程操作,確保少尉的平安轉移。”來到值班病房,上校將裝有索穆斯軍方和歐拉西亞軍方聯合文件的信封遞給了卡塔雅南的主治醫師。

醫生并沒有立即打開信封,而是選擇放在了桌上,透過眼鏡片直視著同樣用堅定目光直視他的上校:“歐拉西亞的上校同志,由衷感謝您如此操心我方的傷患。但站在醫生的角度,我不覺得少尉有轉院的必要,況且赫爾辛基到歐拉西亞的彼得堡路途不便,持續顛簸可能會對少尉的身體有不良影響。”

“非常感激您這些天對我們聯軍戰友的治療。您考慮的這些問題,彼得堡醫院的專家已經做過討論,相關的結論已經寫在文件中了。我方將會使用飛機直接將少尉運送到醫院,并為其提供最好的醫療條件,幫助其早日恢復健康。”花了整整一個月辦理的文件手續卻被棄置在了一旁,上校有些不滿,但她也能理解索穆斯醫師的考慮,就像當初自己去彼得堡醫院咨詢時一樣,幾乎所有的醫師都是傾向于就地治療的。

“大概您準備這個手續花了很長時間吧。您希望少尉蘇醒的心情我十分理解,但我處于對她全面健康的考慮,真心希望您不要過于著急。有時候并不是患者無法醒來,而是我們過早期望看到她蘇醒。”看到刻意繃著臉的上校,醫生換上了平緩的口吻,“卡塔雅南少尉,我治療過她多次,這次昏迷的時間是最長的一次。經過這一個月的治療,現在她的體征和過去蘇醒前已經沒有太大差異。我相信一周內,她就會蘇醒。如果您不放心,文件就先放在這里,三天后她還未蘇醒,我會同意轉院并讓院長簽字。”

“那么就有勞醫生了。三天后,我會和彼得堡醫院的人員一起過來。打擾您了。”上校重新拿起文件鄭重地放在了醫生的桌角文件筐內,頷首離開。

“哎……現在的年輕人呀。”關上值班醫生的門后,傳來這樣一聲長嘆。

“莎夏上校,你來了呀。來咨詢妮帕的病情嗎?昨天聽醫生說,那家伙好像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就是沒有醒過來。今天有什么變化嗎?”走廊上迎面而來的是艾拉,三周前上校從卡塔雅南的宿舍離開第一個碰上的也是她,準確的說是剛剛返回索穆斯的她專程代替姐姐尤蒂萊南中校繼續接待自己。當然一向和艾拉形影不離的桑妮亞也在。

“莎夏さん,早上好!妮帕さん,您不用太擔心。我和艾拉一直都會觀察著,有什么事情會第一時間通知。”看到桑妮亞,上校有些安心。同為歐拉西亞人,桑妮亞一向都很穩健。

“艾拉さん,桑妮亞さん,早上好!我來是希望給妮帕さん辦理轉院手續的,不過具體結果要看她能否在三天內醒來了。”上校露出慣常無奈的神情,右手扶上了額頭。

“不愧是上校呀,就是雷厲風行。這下妮帕那家伙應該能很快起來了。”

“不過,醫生一般不會愿意轉院吧,路途顛簸很容易出意外。”不同于掛著笑意的艾拉,桑妮亞有些擔心。

“是呀,這點開始的時候,我也在考慮。但是妮帕さん太久沒有醒來了,彼得堡的醫療條件比赫爾辛基好一些,那邊的醫師對待這樣的情況經驗也豐富一些。”

“與其想這么多,我們一起去看看妮帕現在怎么樣了吧。”艾拉忍不住打破開始變得充滿愁思的氣氛,提意前去卡塔雅南的病房。

此時剛過了晨間定點查房的時刻,不過負責重點照看卡塔雅南的護士小姐并沒有離開,她還在仔細地觀察記錄著卡塔雅南的體征。

“莎夏さん,對不起。我……欸”

意識不甚清晰,恍惚間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柔軟金色的發絲在眼前漂浮著,熟悉的消毒水散布在空氣中,這里是醫院。看來我又出了什么意外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房內的光線有些過于刺眼,難道已經入夏了嗎?不對,眼前的人怎么是綠色的眼睛,而且還沒有發箍。這到底是哪里?

“那個,對不起。請問,這位小姐,我現在在哪里?”

“卡塔雅南少尉,這里是赫爾辛基空軍醫院。我是您的責任護士。您先躺下,我去叫醫生。”眾人擔心已久的卡塔雅南終于蘇醒了。高聲道歉立即起身,意識到對象不對時隨后又立即換成輕柔的聲線的少尉,令護士小姐感到了棘手。這大概是個有些麻煩莽撞的人。扶著仍舊虛弱的卡塔雅南重新躺下,護士小姐走出了病房,看到了緊繃的一行三人。她沒有言語,只是點頭示意,便走向值班醫室。

三人靜靜地站在門口,透過病房的玻璃觀察著已經安靜平躺在床上的卡塔雅南。此時等待醫生的確診是最為重要的。不過,艾拉沒有繼續待在這里的打算,考慮到上校就在此地,她拉起桑妮亞準備暫時離開。

“莎夏上校,我們先去通知一下妮帕的雙親,哈塞還有姐姐。就勞煩你在這里看著妮帕了。”桑妮亞朝上校微微點頭一并跟了過去。

病房不再安靜,沒過多時,護士小姐又再次進入,不過這次同行還有一班醫生和幾乎整個護士站的護士。他們討論著給蘇醒的卡塔雅南做進一步檢查,以及補充充足營養。上校透過玻璃靜靜地看著,躺了一個月的卡塔雅南感覺有些消瘦,原先就不圓潤的臉稍顯骨干。受傷是卡塔雅南自參軍以來的慣常狀態,在502駐守的短短兩年內,自己也是陪她經歷過不少在醫院處理傷口的時刻,每次卡塔雅南都會看著一臉擔憂的自己笑著說“沒關系沒關系,不疼的。我很快就會好,你看我的自我恢復”,無奈又讓人生氣,于是總會在她治療好之后讓她正坐在機庫內,陪著維修壞掉機械腳的自己。

艾拉和桑妮亞再度回來時,病房已恢復安靜,只有原先的責任護士還在繼續觀察著睜眼躺在床上的卡塔雅南。艾拉推門進入,但桑妮亞和莎夏沒有跟上。

“莎夏さん,不進去看看嗎?”

“不了,妮帕さん已經醒了,我就沒有在這里的必要了。而且她現在應該很不想見到我吧。桑妮亞さん和艾拉さん去看看,她一定會高興的。快去吧!”想起妮帕剛起來就對著自己道歉的樣子,上校的神色有些低落,但依舊保持著語氣的平和。

“歐拉西亞的上校閣下,抱歉我多嘴。如果想去一定要去,這樣才不會后悔。”從病房離開的責任護士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打斷兩人的對話。

“我得去趕今日回彼得堡的火車了。謝謝您對卡塔雅南少尉的照顧。”恢復慣常神色的上校抬頭對著護士小姐真誠微笑,隨后動身離開醫院。

桑妮亞透過玻璃看著上校離開的身影,不自覺拉住艾拉的衣角。順著桑妮亞的目光,艾拉看到了已經空蕩的玻璃,在心底長嘆了一口氣。妮帕真是個笨蛋。喜歡她的上校都被傳染了。


本章的重點,熊小姐在關鍵時刻溜走了(x)。其實莎夏考慮著的是自己在這里會讓妮帕更為緊張,影響她的恢復。但其實在502的時候,莎夏不是經常就一直在妮帕身邊,看著她醒來嗎?這些都是借口。大概是因為這次妮帕躺的時間太長了,記憶組分構成的莎夏日常loop想法的時間加長,于是變得優柔寡斷起來。其實,莎夏這個固有能力很適合做悲劇引的,每日都會不自主地回憶,構建記憶思考,人會變得脆弱吧。尤其是面對自己重要的人,考慮的復雜度會逐日增加。雖然不是怯弱,但卻表現得像是如此。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