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全員】浪漫巡航

作者:yvonnetay
更新時間:2019-06-29 21:25
點擊:151
章節字數:7007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全員】浪漫巡航


晝落月起,夜幕降臨,人來人往的街道染上了與白天不同的氣息。招牌上的霓虹燈閃爍著,打扮鮮麗亮眼的女子,換上帥氣西裝的男子,和街上的游客互動著,一說一笑,接著搭肩摟腰,步入各家店里。

這是著名的紅燈區,周圍林立著不少夜店;有高貴華麗的俱樂部,有音樂驚爆的夜店,也有偏向柔和風格的爵士小酒吧,少不了讓人紓解壓力的公關夜總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不管你偏愛搖滾風,或是安靜的爵士音樂,又或者是消費高昂的高級夜總會,只要你有錢,統統任君選擇。

在這燈光閃爍,音樂川行的街道上,一輛豪華轎車停在其中一家店前,下一秒,四個女子步出車外。身材曼妙的女子,很快的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隱約還能聽見有人吹口哨。


[克洛親,是這家嗎?]優雅的京都腔從藍發女子口中傳出。

[Oui。]四人里身高最為修長的女子撥弄著亞麻色卷發,[這家店是我法國的朋友介紹的,她對此的評價不錯,讓我一定要過來,包準我不會后悔。]難不成是家公關夜總會?或許是不錯的體驗呢,克洛迪娜心里想著。

[看上去很華麗,比起其他有些雜亂的夜店,似乎應該不錯。]紫藍發女子說著,看著店外設計華麗高雅,再看看周圍音樂喧鬧的迪斯高,及剛剛在車里看見性感衣著的女生們站在店鋪外,女子覺得這家店的感覺還不錯。

[網上評論并不多,看樣子是剛剛營業不久的呢。]紫發女子推了推眼鏡,看著招牌,[スタァライト嗎?]

[Ç'est parti.]四人一同步入了夜總會,感應門緩緩打開,只見接待處站著兩位穿著服務生服裝的女子。


[歡迎光臨スタァライト,請問有預訂嗎?]接待處的女子親切地問著四人。

[Oui,西條克洛迪娜。]

[西條小姐您好,請問是四位嗎?經理好!]女子確認克洛迪娜的名字后,抬頭見到西裝筆挺的女子走了過來。

[克洛醬?!是你嗎?]

聽見自己的名字,克洛迪娜抬頭一看,發現是自己多年不見的老友,愛城華戀。

[華戀?你怎么在這里?]

[我是這里的經理哦,克洛醬。]

[經理?你什么時候成為經理了啊?呵呵。]克洛迪娜親切地和華戀擁抱,[你還是老樣子沒變呢。]

[克洛醬可是越來越漂亮了呢。來來來,我帶你們進去。]華戀笑著挽著克洛迪娜,邊轉身吩咐下人,[去把星光寮準備好,并讓她們過來。]



[克洛醬,紅酒么?其他三位女士呢?]華戀笑著詢問大家,剛剛走廊上燈光有些灰暗,入紫藍發女子扎起單馬尾,兩邊鬢發讓人看上去有些可愛;剛剛在前臺聽見另一位藍發女子的關西腔,身上散發出京都女子特有的味道。

[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 Pauillac,香子你們呢?]

[咱不喜歡太烈的呢。]

[那不如來個蘇格蘭的Glengoyne 16 Year Old Scotch Whisky,口感香醇并且有淡淡的果香。]略微低沉的嗓音傳來,只見門外站著四名身著襯衫西褲,黑白外套的女子。紅短發女子在另外三人身邊顯得個子矮小,可是那雙紫瞳卻炯炯有神的閃爍著。

[你們來啦,快快進來。]華戀向四人招手,示意她們進來。[和大家介紹,這是我們家的Top 4哦。]

[打擾了。]四人不約而同說著,小步走入房內,看了克洛迪娜她們幾人一眼,再各自交換眼神,四人揚起了迷人的笑容,[歡迎光臨スタァライト。]


[初次見面,在下Pegasus。]褐色長發女子低沉磁性的聲音吸引著克洛迪娜,抬起頭和對方的紫瞳對上,[Bonjour madame.]

[啊啦?Bonjour,Pegasus。]克洛迪娜笑著回答。

[法國的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 Pauillac是不錯的選擇,不過前些日子我們家剛剛進了來自澳大利亞吉普士蘭的BASS PHILLIP Reserve Pinot Noir,口感比起“紅酒”更為飽滿集中,入喉順滑不澀,其中的李子、草莓、櫻桃的香甜果味還有肉桂和香料氣息,讓人回味無窮。其中年份最佳的是82年釀制的,不知道西條小姐意下如何?]

[那就要這個試試看。]克洛迪娜看著眼前自稱Pegasus的人,褐色長發配上紫色雙瞳,笑容中優雅卻不失驕傲,讓克洛迪娜對此人產生了興趣。


[不知我的提議如何?]紅發女子自然的坐在香子身邊,詢問著對方。

[既然是你的提議,咱就試試,如果不合咱的胃口,那你就失職咯。]

[放心,我對自己蠻有信心的,保準您滿意,我叫Sirius。]

[咱是花柳香子。]

[聽花柳小姐的口音,似乎是來自關西,讓我猜猜看,如此優雅動人的美人,難不成是來自京都?]

[啊啦,口甜舌滑的小伙子,不過咱喜歡。沒錯,妾身來自京都。]

[嘿嘿......我也來自京都哦,只不過高中時就過來東京了,好懷念京都呢。]Sirius以關西腔和香子聊著,只見兩人小聲說大聲笑。


[您應該不常來這類的地方吧?]金發女子走到純那身邊,露出陽光般的笑容,[我能坐下嗎?]看著對方有些生澀的感覺,女子猜想對方可能不常來這樣的場合。

[嗯?嗯...請坐。]純那第一次來這類型的店,所以有些小緊張。[我不太會喝酒,所以不常來夜店,而公關夜總會是我第一次來。]第一次來的純那對于眼前的人充滿好奇,雖然也感到緊張。

[那你喜歡汽水還是果汁?]金發女子在純那身邊坐下,身上傳來好聞的香水味,那柑橘香氣讓純那覺得清爽干凈。

[咦?]純那疑惑的看著眼前的女子,高大的身材并沒有讓人覺得壓迫感,反而覺得安心。

[如果喜歡果汁,可以嘗試柯夢波丹,酸酸甜甜還不錯,酒精濃度不高;如果喜歡汽水,長島冰茶是不錯的選擇,但是酒精濃度就比較高,不過我想一杯應該還好。]

[長島冰茶吧,我想試試。]

[好的,給我一杯Long Island。]女子向服務員說著,[我叫Spica,初次見面,您呢?]

[初次見面,我叫星見純那。]雖然沒來過這樣的店,但是純那還是對于這類公關的資訊略知一二,一般上她們是靠賣酒抽傭,這樣自己是不是該點些昂貴的酒,像克洛迪娜和香子那樣?可是自己并不像那兩人那么富裕,雖然沒有經濟壓力。正當純那內心煩惱著是不是要點一瓶昂貴的酒時,Spica笑著看向純那。

[純那醬不需要勉強自己哦。]

[咦?]難道會讀心術?純那小小驚訝地看著對方。還有純那醬是什么狀況?我們那么熟嗎?

[我們不需要抽傭的哦。]Spica一臉陽光笑容看著純那,[既然是華戀醬的朋友,也就是我們的朋友,朋友之間不需要談錢哦,純那醬。]


看著其余三人都在另三人身邊坐下,黑發女子看了眼真晝,向真晝點點頭,便走到對方身邊坐下。

[那個...你好,初次見面,我是露崎真晝。]看著黑發女子,有些酷酷的感覺,真晝先開口向對方自我介紹。

[嗯,Altair。第一次來?]和純那的感覺一樣,黑發女子也覺得眼前的人兒似乎第一次光臨夜總會。

[嗯...因為我不會喝酒,所以沒來過這樣的店。]真晝有些害羞的說著。


[露崎小姐和星見小姐都是第一次來嗎?]Pegasus優雅地問著兩人。

[嗯,一直都沒有機會來。]真晝回答著Pegasus,對上對方的眼睛,真晝不得不贊嘆對方的眼睛很好看,似乎會說話般讓人有些著迷。

[啊啦,你怎么不問問咱是不是也第一次來呢?]香子那嬌柔的京都腔問著Pegasus。

[讓您不開心了我感到非常抱歉,]Pegasus嘴角維揚地說著,[但是我對自己觀人眼光還是有些自信。從您們四人的談吐舉止,看得出花柳小姐和西條小姐不是第一次來夜店,而露崎小姐和星見小姐的舉止就如第一次光臨夜店的小女孩般,羞澀與充滿好奇。]帶著驕傲的語氣說著,Pegasus散發出猶如桀驁的獅子氣場,卻不讓在場的其他人討厭,尤其是克洛迪娜,更被這人吸引著。

[Oui,你說的沒錯,在法國時我早就去過不少夜店,香子之前來法國時我也帶她去了好幾家有名的夜店。純那和真晝是第一次來,想說讓她們見識見識,也順便聚一聚。]克洛迪娜隨手撥弄那亞麻色卷發,喝著紅酒,有股想要馴服獅子的眼神一閃而過。


[你等我一下。]聽見真晝和Pegasus的對話,Altair起身走出去,不一會兒手里捧著一杯橘色的飲料,[你嘗嘗看,如果不喜歡我就換杯橙汁給你。]

[謝謝,這是?]原本想問這是什么,可是看著對方的眼神,示意自己先嘗嘗,真晝接過杯子,用吸管吸了一口,[酸酸甜甜的感覺,很順喉呢,這是什么呢?]

[Summer V。]Pegasus笑著回答真晝,[露崎小姐真是幸運呢。這是Altair特制的雞尾酒,除了調給我們以外,她還沒有調制過給客人呢,對嗎愛城經理?]

[是呢是呢,每次還要我苦苦哀求才肯調一杯給我,還要以Mr.White來交換,真是的。]華戀一臉壞笑,損著對方。

[咦?是嗎?]真晝轉過頭看著Altair,對方卻沒有回答,然而真晝隱約覺得對方臉上有著可疑的紅暈,笑了笑,[謝謝你,很好喝。]

[你喜歡就好,我將龍舌蘭的比例分量調少,多加了些檸檬和橙汁,所以酒精含量不高。]Altair喝著威士忌,淡淡地說著,然而Spica卻看見了對方臉上似乎掛著淺淺的笑容,瞬間即逝如同不曾出現般似。

[沒有想象中烈酒的澀味,酸酸甜甜的很好喝。你喜歡Mr.White嗎?]看上去酷酷的人兒,沒想到竟然喜歡那么孩子氣的東西,真晝笑著問著。

[嗯,喜歡。]

[我喜歡Suzdal Cat哦。]真晝對著Altair微笑著說到,說著說著真晝將手機掏出,解鎖熒幕打開了相簿,[你看,這些都是我的珍藏哦,Altair有沒有Mr.White的照片呢?]

[嗯...]Altair也掏出手機,[這個是我最喜歡的...]指著其中一張照片,[我在英國時買下的限量珍藏版,已經絕版了。]

其他三人難得看見Altair說那么多話,還主動分享Mr.White和Summer V,不約而同相視而笑,隱約間似乎聽見Spica說了句Bananice!


[克洛醬,你怎么會在這里呢?我記得你一直都呆在法國呀。]華戀喝了口手上的烈酒,問著對方。

[最近剛剛回來,papa把我調回來,說是時候讓我接手了。]克洛迪娜端起高腳酒杯,輕輕晃一晃,接著小口啄了口紅酒,[Bon à boire。]

[難道這位就是最近盛傳回國的西條財閥的大小姐?]Pegasus看著克洛迪娜滿意自己推介的紅酒,嘴角維揚。

[嗯,沒錯哦。]香子回答著Pegasus,[因為克洛親的關系,把我們幾個都調到東京總公司,咱明明在京都好好的。]

[嘛,既然是要接手,當然得把我的親信帶在身邊幫我才行。]

[純那醬也是剛調往東京嗎?]Spica問著對方。

[不是的,我本來就是在東京,真晝從北海道調過來,香子則是從京都過來,我也只是換部門而已,現在是克洛迪娜的助理。]純那不知為何,雖被對方那熟絡的稱呼感到疑惑,卻沒有一絲絲不愿意的感覺。

[那你們認識很久了嗎?]

[我們高中就認識,也因為克洛迪娜的關系,大家都到西條財閥工作。承蒙西條董事長的厚愛與關照,還有克洛迪娜的信任,讓我能在那么出色的企業上班。]

[純那這是太謙虛了,你們全部都是人才,當然不能流入外人田呀,而且我從來都知道你們的實力,也相信我的眼光。]


[那今天是來慶祝西條小姐回國咯?]小個子Sirius說著,看了一眼Altair,而接收到Sirius的眼神,Altair沒有說話,站起身子走出房間,不一會兒便推著小推車,上面裝著一杯杯橘色飲料和水果拼盤。

[慶祝西條小姐回國,讓大家嘗嘗Summer V。]Altair微微一笑說著,那笑容讓真晝忽然覺得心里一緊。

見Altair進來并推著小推車,Spica馬上起身走到Altair身邊,為大家分發飲料,看著大家手上都拿好杯子,Spica一臉陽光般笑容對著眾人說到。

[讓我們為回國的克洛醬干杯吧。]

[干杯!][干杯!][A votre santé!]



[華戀,你還沒說你怎么會在這里?]克洛迪娜那雪白的肌膚燃著淡淡地紅暈,問著老友。

[這家店的主人是我朋友,所以就過來幫忙咯。]看著紅酒已經清空,華戀吩咐服務生再拿來。這時服務生將紅酒遞給華戀便出去。華戀接過酒瓶,熟練的打開并為克洛迪娜填滿,[克洛醬,還想繼續和你敘舊,但是得下去忙碌了,這瓶就算我的,當是為你慶祝,我們再約時間出來聚聚。]

[Oui,你去忙吧,我們再約。]

[有勞你們四人了,我先去忙咯。]華戀向四人笑笑便離開房間,留下八人繼續聊天喝酒。[再次歡迎大家,希望你們有個愉快的夜晚。]


華戀離開后,房內的八人繼續聊天喝酒。雖然克洛迪娜和香子喝了不少,但是酒量卻還不錯,這或許是因為從小就出席各類的社交舞會,酒量自然不錯;而酒量不好的純那和真晝,雖然喝著低酒精的調酒,卻覺得有些微醺,這時Pegasus看著克洛迪娜,眼前的日法混血兒因為酒后紅潤的臉頰,更添嫵媚,讓Pegasus心里似乎癢癢的。


[我想喝了酒大家也覺得有些餓吧?不如我們一起吃宵夜?我知道有家拉面攤很不錯哦,而且只有在晚上營業,現在這個時間點過去最好了,人潮已退。]Spica問著大家,可是這時純那卻疑惑的看著Spica。

[Spica你們能外出嗎?還有可以下班了?]純那問著對方,怎么覺得和自己印象中的公關不一樣?

[沒關系的哦,純那醬。]

[我也餓了,我們走吧?]Sirius問著香子。

[既然Sirius都那樣說了,咱就勉為其難讓你陪咱吧。]

[我也餓了。]Altair點頭說著,表示要去。

[西條小姐呢?難道已經不勝酒力了?]

[哼,這么點酒怎么可能難道我?]克洛迪娜一副我不會輸的樣子,[走吧,我們一起去吧。]克洛迪娜從包包里拿出錢包,從中抽出其中一張信用卡,喚了服務生準備結賬。


[謝謝您的惠顧,祝您有個愉快的夜晚,歡迎下次再光臨。]服務生禮貌的向克洛迪娜說著。

[克洛醬,我們再約,掰掰!]

[愛城經理,這里就交給你了。]Pegasus和其余三人換上了輕便私服,走到四人身邊,[我們走吧,距離這里不遠,大概10分鐘,不知道西條小姐意下如何?]

[嘛,酒后散步也能將酒氣散去,我們走吧。]

[嗯。]純那等人應聲道。


八人慢步走在街上,雖然是現在是夏天,但是偶爾的夜晚還是會有些涼意,微風吹來讓純那有些冷,雙手抱著手臂搓著,這時Spica將自己的外套套在對方身上。

[小心不要著涼哦,純那醬。]

[謝謝。]



[老板晚上好。]Spica和Sirius不約而同和老板打招呼。

[奈奈醬你們來啦?咦,這次還帶著四位漂亮的女子哦,呵呵。你們四人還是老樣子嗎?]

[沒錯,西條小姐和其他人想吃些什么?]Pegasus問著克洛迪娜四人。

[咱要豚骨拉面。]

[那我也一樣。][我也一樣。][我也是。]其余三人同時說著。

[好的,稍等一會。]收到大家的點餐后,老板熟練的煮起面來,不一會兒的功夫,八碗香噴噴的拉面出現在大家面前。

[這是...蔥?!]香子看著碗里綠色的物體,眉頭皺著。

[花柳小姐不喜歡蔥嗎?]Sirius看著對方皺著眉頭,不僅覺得有些好笑,看來這位大小姐有些挑食呢,下一秒便將對方碗里的蔥全拿起放入自己的碗里,[這樣行嗎?]

[哼,既然Sirius喜歡吃,那咱就好心全部給你吧。]

[我開動啦。]八人同時說著。



[對了,你叫奈奈?]純那問著Spica,剛剛聽見老板那樣喚對方。

[啊,Spica是在スタァライト時的名字。再次自我介紹,我叫大場奈奈。]奈奈笑著回答純那。

[我叫石動雙葉。]

[神樂光。]

[貴安,鄙人天堂真矢。]

[我有個問題,不知道可以問嗎?]純那有些不好意思地說著。

[什么事呀,純那醬?]

[公關都像你們這樣嗎?不是不外出的嗎?]

[公關?]小光重復著純那的話。

[哈?!]雙葉看著純那,一臉疑惑的樣子。

[哈哈哈,純那醬太可愛了啦,bananice!]

[我們什么時候說我們是公關了?]真矢反問純那。

[咦?不是嗎?]真晝也問著四人。

[我們像嗎?]真矢認真的回想著。

[不是嗎?咱聽到愛城經理說你們是Top 4,難道不是?]

[啊哈哈哈,確實我們是Top 4,但是我們不是公關啦。]雙葉笑著回答。

[嗯,我們是スタァライト的主人哦,也就是老板。]奈奈微笑著說到。

[哈哈哈,我還是第一次聽見夜總會老板被誤認為公關,哈哈哈。]拉面攤老板大聲地笑著。

[我們偶爾會和客人一起喝酒聊天,算是認識新朋友,沒想到被誤會了。]真矢優雅地說著。

[原來是誤會。]純那臉紅著說著。



八人聊著聊著,從中知道奈奈四人是初中就認識的老友,高中雖然不同學校,但是感情卻沒有變過,最近小光剛從英國回來,四人也是機緣巧合下合資開了這家夜總會。聊著聊著,歡樂的時間過得特別快。這時克洛迪娜的的司機開著豪華轎車,停在拉面攤前面。


[很高心認識你們,有機會我們再約,貴安。]真矢優雅的說著。

[Bonne nuit。]

[再見。][再見。]


目送四人離開后,四人慢步回到夜總會停車場,各自走到各自的車子和摩多邊。

[今晚是個愉快的夜晚呢。]雙葉穿著黑色夾克說著。

[bananice!]

[嗯。]

[各位貴安。]

四人她們不約而同的笑著,轉身坐上各自的愛車,離開停車場。與此同時的豪華轎車上......


[今天還真是不錯的夜晚呢。]純那說著。

[我都說你們不會后悔的,呵呵。]克洛迪娜看著眼前三人,開心的笑著。

[雖然京都的夜總會更好,但是スタァライト也不錯呢。]

[下次再過來?]真晝問著大家。

[D'accord。]


《完》


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 Pauillac-法國紅酒

Glengoyne 16 Year Old Scotch Whisky-蘇格蘭威士忌

BASS PHILLIP Reserve Pinot Noir-澳洲紅酒

柯夢波丹-Cosmopolitan,雞尾酒一種

長島冰茶-Long Island Ice Tea,雞尾酒一種

Bon à boire-好喝

A votre santé-干杯

Bonne nuit-晚安

D'accord-好的


之前聽著ロマンティッククルージン時,忽然覺得如果里面的恒星名字是這幾個人的代號,感覺應該不錯,所以就有產生這文了,人物OOC,如果沒問題請用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