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2-3-14

作者:alumbuc
更新時間:2019-06-28 15:15
點擊:74
章節字數:2779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2-3-14

希薩克競馬牧場位于弗里生郡的西北角,靠近著名的溫斯頓賽馬場。這里曾經也是弗里生郡望族威靈頓家族的土地,直到敗家的容克男爵在賭場里將它輸給了放債人。放債人對于經營土地一竅不通,于是很快就將這塊地公開拍賣,最終以一萬鎊的價格成交。買主是一名匿名的富豪,買下土地后,他便大興土木,建起這座希薩克競馬牧場。

希薩克競馬牧場很快在萊茵切斯特的純血馬競賽圈子里打出了名聲,一時之間吸引了大量賽馬探子和投資人的目光,因為這一類自己選種配種的牧場通常都需要更長一點的時間才能培育出一匹優秀的競賽馬匹。無論希薩克競馬牧場的主人是誰,他都非常明白在這一行業中聲名鵲起所帶有的意味,眼熱利益而覬覦希薩克競馬牧場中馬匹的人很快就發現對方采取了各種高明的手段來保護自己的財產,種種搞破壞的嘗試也都鎩羽而歸。

萊茵切斯特的警察們乘坐五點二十五分的火車,在六點零三分準時抵達弗里生郡火車站。約翰•崔斯坦警長在站臺上等著他們,身上的穿著與阿格尼絲和埃莉絲之前見他那次并無二致,只是看起來更寬松了,那件棕色的大衣似乎隨時都可能從他肩側滑落。他沖著阿格尼絲和埃莉絲露出微笑,同時走向班揚警探。

“查爾斯•班揚。”

“約翰•崔斯坦,本郡的警長。你們所需要的東西我已經按之前發來的電報準備好了。一名可靠的警士正監視著希薩克競馬牧場內的動向,兩輛做好偽裝的載貨馬車正在車站外等候。至于對希薩克競馬牧場內部熟悉的人,你正看著他呢。”

“謝謝,做得不錯。”班揚警探道:“如同我在電報上所說的,我們希望對希薩克競馬牧場進行一次偷襲。”

“是的,而我非常好奇原因。”

“目前來說,我們有理由懷疑希薩克競馬牧場與一起謀殺案有關,并且牽涉到不止一人。”

“你認為他們會因為互相包庇而負隅頑抗?”

班揚警探點了點頭:“必須預想到最糟糕的情況。總之,在突襲之前,咱們得先了解清楚地形。”

“當然。不過咱們先去馬車上吧,在這里未免耽誤時間。”


運貨馬車的車廂內有一股難以忽略的泥土氣味,埃莉絲懷疑它主業用來運送從田間剛剛收獲的新鮮蔬菜,然而苦于沒有證據。十二個人擠著坐在兩張長長的木頭條凳上,崔斯坦警長在中間席地而坐,面前攤開阿格尼絲從萊茵切斯特遠道帶來的那張圖紙。

“這是希薩克競馬牧場修建時所提交的規劃圖紙,考慮到郡里不一定留有詳細地圖,所以就把它帶來了。”阿格尼絲道。

“非常周到,而且也非常正確。大戶人家們通常不會記得向郡里的測量所提供修繕情況的更新,部分也是因為他們認為這壓根兒不算什么大事。至于測量所,在他們踐行記錄每一寸國土的實際使用情況的壯志之前,恐怕還得先雇上五個不厭辛勞的測量員。我想城里恐怕不會有這樣的問題吧?”

“恐怕城里的情況也是一樣的糟。”班揚警探伸手摸了摸衣袋里的煙斗,再把手拿出來放到鼻下使勁地嗅了嗅:“您先前說您非常了解牧場的內部,您經常去牧場做客嗎?”

“那都是出于工作的原因,我和牧場里的成員并沒有私人層面上的交往。在一個小地方當警察,你實際上擔任了比之更多的職務,像是人口普查或者防火宣傳之類的,當然,牧場本身也經常遇到需要警察出動的麻煩。基于它和上流社會的關系,自然總得我親自去。”崔斯坦警長伸出手指,在地圖上點了一下:“首先你們可能會注意到,希薩克競馬牧場主要分為兩個部分:后邊的育馬場,和前邊的別墅。希薩克競馬牧場名義上的主人,約翰•希德醫生——自然,他是一位獸醫——和他的育馬團隊以及他們的家屬住在這棟上世紀興建的建筑里。”

“不好意思,我聽到了‘育馬團隊及其家屬。’這里邊大約有多少人?”

“或許有人。希德醫生的女兒和兒子都去上了寄宿學校,他目前只和自己的妻子在一起。團隊里另外還有兩位馴馬師,他們的家室和仆從加起來,一共可能有十二三人。除此之外,后邊的馬廄里住著馬夫一家四口,他們負責馬匹的日常喂食與清掃,通常都不往別墅那邊去,即使吃飯也是在自己住的地方煮。”

“像報紙上說的,各自為政,是么?”一位警士笑著說。

崔斯坦警長聳聳肩:“如果一定要沿用這個類比,那么或多或少吧。牧場的邊界,除開別墅和馬廄本身之外,都只不過是簡單的藩籬,這使得我們能輕松地靠近這兩棟建筑。別墅有前后兩道門,后門主要是為了去往馬廄方便,大概開在這個位置。”

“那么我們就兵分兩路,一隊人馬在前門吸引注意力,與此同時,其他人從后門潛入。”班揚警探道。

“誠然,這是最便利的方法,不過還有另一件事需要各位注意:希薩克競馬牧場還雇傭了四名守衛,兩兩分別守在前后門的門房里。這些守衛都是陸軍里退役的士官,要想越過他們的防線可不容易。”

“這倒沒什么關系,我們在人數上占有優勢。”

“不完全是武力上的問題,門房內有一個直接通向別墅內的電鈴,能夠非常方便地傳遞危險來臨的消息。自然,他們本來的目的是為了防范盜賊,但這要求你們必須迅速將守衛們控制住。”

“我認為不必完全地兵分兩路。”埃莉絲道:“我可以在正門吸引守衛們的注意力,只需要一副外國人的長相和帶口音的共和國語,就能胡攪蠻纏很長一段時間。與此同時,你們可以集中人手,迅速從后門突入。崔斯坦警長,我相信你和你的警士就已經足夠穩住馬廄里那一家人。”

崔斯坦警長點點頭:“我可以和我的警士一起去拜訪一趟。但這個計劃恐怕過于冒險,要是您在前門沒能成功迷惑守衛,這事就全完了。”


一個普通的冬日的夜晚,希薩克競馬牧場的正門守衛們吃過女仆送來的燉菜,打著哈欠展開晚報,閱讀體育版上的賽事新聞。半個小時后,收拾停當的廚師會偷溜過來開始今晚的牌局,在過去的一整個星期內,守衛們都在輸錢,他們希望今晚自己的運氣能發生點變化。

相較于城內,郊外晚間的霧也不小,守衛們也就不費心思從窗戶向外探視,因此直到那個陌生人按響電鈴的時候,守衛們才注意到她。

“抱歉,請問我能為您做些什么嗎?”一名守衛打開房門,對來客說。他注意到這客人明顯的異域面孔和剪裁適體的羊毛大衣,心想這恐怕不是一位慕名而來的潛在投資人,就是一位偽裝得很好的賽馬探子。

“請問這里是希薩克競馬牧場嗎?”埃莉絲用共和國話道。

“不,呃,是,很抱歉,我不會說共和國話。您,會……呃,說王國嗎?”守衛用上自己曾經在軍營里學到的一點點共和國話,勉強拼湊出來一個感覺上能表明含義的句子。

“噢,抱歉,看來我還是不太習慣王國生活。”埃莉絲切換成口音濃重的王國話,又重復了一遍問題:“請問這里是希薩克競馬牧場嗎?”

“是的。”

“噢,那很好。非常不錯,用你們擅長的方式來說。我最近在這里談農貿生意,朋友知道我喜歡賽馬,推薦我來這里看一看。我能進去嗎?”

“不好意思,通常來說,您需要先預約才能前來拜訪。也許您明天上午再來?”

“不行,明天上午我就得坐火車去別的地方談生意了。如果今晚我不能和牧場主人見面的話,也許我能先去馬廄看看馬?”

這句話讓守衛警覺起來。他向后退了半步,再次仔細地上下打量一遍眼前的陌生人。

“抱歉,不過我會轉告醫生您有意向投資。您能向我提供您的身份信息嗎?”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