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心之櫻(十三)

作者:巡回君
更新時間:2019-06-25 23:58
點擊:285
章節字數:3047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說實話,可能是因為太久沒有喜歡過一個人,也可能是因為本來就沒喜歡過多少人,她已經忘記了該如何喜歡一個人。


所以當她知道自己喜歡上知世的時候,最先在心底蔓延開來的是震驚,而后才是喜悅與理所當然。


好在知世喜歡的人也是她,這是小櫻覺得最幸運的事情了。知世給人的感覺,莫名就有種‘不會談戀愛’的認知,可沒想到知世原來也是會喜歡人的,那個人還是她。


類似的感慨好像已經在心中重復過很多次了,可是就是沒有辦法確信,如果不是因為有‘知世的花吐癥是被她木之本櫻治好’的這一既定事實,她恐怕完全不會相信。


太荒謬了,假如是在這之前有人跟她說知世暗戀的人是她,她是半個標點符號都不會相信的。


小櫻看著坐在她身旁的知世,不想挪開眼睛。她今天上課的時候就想偷偷的看,已經知道了知世可能病好了,剛剛那種‘不能讓知世有遺憾’所以才鉚足了勁學習的心態就消失了。


這么說對不起知世對她的期望,不過她實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特別是突然察覺自己的心意之后,小櫻只想攤牌,說清楚兩人之間的關系,她已經錯過知世好幾年的時間了,接下來的時光她不想還只是‘朋友’的關系。


一開始她還想是不是自己猜錯了,可是今天一天下來觀察了一下知世,發現知世一點發病的征兆都沒有,身體看上去很健康。這樣小櫻才把心放下來,只不過知世好像并沒有往她身體已經痊愈的那方面想,一句也沒提過。


這種時候她就很佩服知世的心態,如果是她得了絕癥的話,可能就會很害怕很難過,也打不起精神來。每個人都知道這樣只不過在白白浪費自己生命最后的一段時間而已,可是就是無法控制住心中的負面情緒。


可是知世卻可以以這樣平靜的態度來來面對這殘酷的事實,并且還冷靜的規劃好接下來的日子的打算,心理素質實在是太強大了。小櫻當然知道知世未必是表面上這種淡然,可能一個人在房間的時候也會失聲痛哭,就算如此小櫻還是佩服知世可以撐得住這份強大。


“小櫻,不用太擔心我,你看我今天不是一點事情都沒有嗎?”本來小櫻還很不信任她說的話,一直用關切的眼神看著她,可是后來就放下心來了。雖然知世也不知道是什么讓小櫻一天之內就不會瞎緊張,但是這種變化也讓知世覺得自然了一點。


被人緊張會覺得自己是被在乎的,可是知世只是想要最后好好的度過平凡的生活而已,畢竟她也沒有什么特別遠大的志向,很想做的事情大概都是已經做過了的。如果想要做什么就不能等到以后,等到了‘以后’,那種沖動或許就已經消失了,那樣就太可惜了。


知世最希望的就是小櫻能夠以平常的態度來對待她,她知道小櫻有往這方面考慮,可就是下意識的會比平常更緊張她。比如她只不過是被絆一下,并沒有摔倒,可是小櫻那表情,就仿佛遭遇了什么很不好的事情一樣變得有些可怖了。


她又不能對小櫻直接說出口,說了也沒有用,態度這種問題還是要靠本人自己改變的,如果能夠靠三言兩語就改變別人的態度與世界觀,那被改變的人同樣也很容易就被別的人改變了。這樣淺顯易懂的道理她還是懂的。


就算知世這么寬慰她,她依然無法停下心下的糾結。


其實小櫻現在已經不是在擔心知世的病了,畢竟她已經知道知世的身體是沒有問題的了,現在她是在糾結如何跟知世告白的問題。本來她是有一點小心機的,想著隱瞞知世多一會,然后在度過幾天的時間,以了解知世心情的知情人士的身份來跟知世接觸接觸。


可知世現在以為自己是得了絕癥啊,小櫻怎么舍得知世處在以為自己命不久矣的狀況下擔驚受怕呢?她覺得自己又慫又遲鈍,這樣的自己,知世居然會喜歡上已經是奇跡了。她并不想消費奇跡。


“知世,我有話想對你說。”思索良久她還是開口了,現在的她已經比小時候的她要勇敢不少,對于感情上的事情雖然是遲鈍了一點,但也沒有那么的扭捏。不過只是對自己喜歡的人告白而已,并沒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也沒有什么可怕的。


況且還是在知道對方也喜歡自己的情況下。


“是什么呢?”已經回到兩個人一起居住的小屋了,兩個人自然都比在外面放松多了,知世早已脫下鞋子,此時此刻正在準備燒開水。現在也不是特別冷,可是喝熱水比喝冷水健康得多,喝冷水有的時候她會生理痛,盡管不是她刻意要喝冷水,但也沒辦法保證每一次進到她嘴巴里面的液體就是暖和的。


“知世......你聽我說......”看知世隨意的樣子,小櫻就知道知世完全沒有想過接下來她要說出什么樣的話,畢竟知世也沒有讀心術,更沒有預測未來的能力。


她想要靠知世近一點,可沒想到就是往知世那方向走了一步,整個世界就變得不一樣了。


眼前是一片廢墟,而且是讓她看上去有些熟悉的殘磚斷瓦。


是她的家,從小到大一直待著的家。


她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會突然出現在這里,但是現在她也顧不上那么多,她沖過去想要搬起那些碎石瓦礫,想看看里面還有沒有人在。她一邊呼喊著父母和哥哥的名字,一邊跑過去,因為全身心的注意力都在房子上,她的腳步有些踉蹌。


剛剛還在腦子里面盤旋著的告白,此刻全化作一片空白,理智在此時崩塌,能夠維持語言的能力并且動起來,已經耗費了她所有的心神。


她并沒有聽說今天哪里有地震或者別的天災發生,今天跟往常一樣是普普通通的一天。再退一萬步來說,沒有道理只有她家被毀成這個樣子,而別的地方卻完好無損,這是不可能的。


沒有人回應她,她只能開始挖著,印象中這樣的場面好像不只發生過一次,好像她在很久以前的什么時候,也曾經這樣心慌過,也曾經這樣崩潰過。可是她從小到大都沒有發生過什么波折,要說有什么讓她印象深刻的壞事,那就是小時候,一向身體不是很好的媽媽生病了。


那個時候園美阿姨請了世界頂尖的醫生為媽媽治療,可是那些醫生都是一副不抱有希望的樣子,對他們說,媽媽的病很棘手。


那一陣子是小櫻印象中家里氣氛最沉重的一段時間,家里沒有了樂天派的媽媽,一向溫柔笑著的爸爸去照顧媽媽了,家里只有哥哥在照顧她。哥哥一直以來都是以欺負她為樂的,可是那段時間哥哥好像突然懂事了起來,家里的家務大部分都給哥哥包了,一日三餐也是由哥哥包辦的。


那個時候小櫻還太小了,雖然她沒有辦法做出什么貢獻,或者不太理解死亡的意義,但卻本能的覺得‘生病’帶來的‘死亡’肯定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就算是以前夢想著哪一天哥哥就不再欺負自己的小櫻,在夢想成功后,也沒有變得多快樂。她想要回到一家四口在一個屋檐下歡聲笑語的日子,她希望媽媽可以回來,這樣她又可以躺在床上,聽媽媽給她講故事了。


沒有媽媽給她講故事她也睡得著,可她就是喜歡聽媽媽用柔柔的聲線將那些奇幻的故事娓娓道來,這是屬于她的小小的幸福。


可是現在連這小小的幸福,都不能夠實現了。


她也有去醫院看媽媽,媽媽變得好憔悴,也瘦了不少,但是看到她的時候還是努力地打起了精神,還對她笑。


聽爸爸說,現在媽媽一天更多的時間是出于沉睡的狀態,她去醫院能碰上媽媽醒來的時間,是很幸運的。


那時候在她身邊陪伴她的人,就是知世呢。也不奇怪,她們從出生開始就認識了,理所當然成為了朋友,像親人一樣的朋友。因為她們本身就是有一點血緣關系的,所以說是親人也是沒有問題的。但同時她們也從來沒有以姐妹關系稱呼過彼此,所以更像是朋友。


兩個人理所當然地上了同一所學校,座位也是相當的近。可以說知世跟小櫻的家人一樣,都陪伴小櫻度過了差不多全部的人生。特別是兩個人一路到現在大學都是同一所學校的,她跟知世相處的時間,是最長的了,在她所有認識的人里面。對于知世來說應該也是如此的。


知世從小就比她成熟得多,那個時候也是她在一直安慰小櫻的,說她媽媽一定會沒事的,盡管這樣的話語并沒有實質性的作用,但還是讓小櫻好受了一點。除了知世以外沒有別的同齡人知道她家的事情了,所以也只有知世能夠安慰她,就算她們都知道沒有什么事情是‘一定’的。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粘輪仔
粘輪仔 在 2019/06/24 13:49 發表

最近過太爽,竟然沒發現,更新了。
我好慚愧Orz

顯示第1-1篇,共1篇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