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7

作者:律百九號
更新時間:2019-06-23 19:57
點擊:57
章節字數:2067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高中的時光,一旦習慣了之后便會感覺過得非常快。這一周似乎還沒怎么開始過,周末就匆匆趕來了。


在幾乎沒有專注力可言的課堂中等到了下午放學,社團的其他成員選擇留下來多練習一會兒,而垣沒有多等就背上包走出學校大門。


垣每周都靠公交車來回。費了好大勁搶先上公交車,垣坐在后面的座位,拿出手機看看顯示著四點二十分的時鐘,默念著回家也需要二十分鐘。


她的腦袋里裝滿了和學習無關的事情,想著下了車第一件事是回去和房東老奶奶打招呼,緊接著就去打工:先是去花店搬貨,然后去便利店搬貨外加擺貨,六點半之前要趕到家庭餐廳里幫忙,有可能是服務員,有可能是廚師,但九點半以后就一定是廚師。


愛依的事,她已經決定不去想了。或許是自己太煩,被她厭惡了,再繼續嘗試接近結果只會更加惡劣。而且…她的期待也幾乎幻滅了。


“大概還在課室里吧……”垣喃喃自語。


擠滿的車走一會兒停一下,隨時間推移,乘客越來越少。愛依望著窗外熟悉的風景,把手機收進了口袋。


下了車,是小鎮上的繁華區。但垣拐進了兩家店之間的夾縫,憑著習慣左拐右拐,快將近八分鐘后,到了一條簡陋而寧靜的街道。


沿著街道直走,很快就能看見一片相對空曠的水泥地,上面立著一座外表上和實際上都很陳舊的公寓——那就是她的家。


整座公寓只有兩層五個房間,一樓的兩個房間已經很久沒有使用過,雖然有一個是完全可以用的;二樓的三個房間因為其中一個下面就是樓梯,房東奶奶覺得沒有安全感也讓它報廢掉了。


垣走近,踏著生銹的樓梯不可避免地發起聲響,剛到二樓,她就發現房東奶奶的門也在緩緩推開。


“奶奶,我回來了!”垣走上去擁住她,但是很小心。


“嗯,歡迎回家。”奶奶笑笑,慈祥的面容一直都能讓垣格外放松。“又要去打工了吧?要先吃點糯米糕再去嗎?”


“可以嗎?謝謝!”


“你等一下,我去給你拿出來。”


“不用啦,我自己來就可以。”垣說著準備進玄關脫鞋。


“我取過來的速度可比你脫了鞋進來再穿鞋走要快上不少啊。”奶奶說這話時,手里已經端起盛著糯米糕的碟子。“而且你時間也不多,不是嗎?”


“嘿嘿…奶奶全部知道呢……”


一碟糯米糕疊羅漢一樣堆在一起,垣捏了一個叼在嘴里,手上放著兩個,馬上就離開要去花店了。


“奶奶再見——!”


“嗯,路上小心。”奶奶望著垣的背影,依舊慈祥。


……


要說垣最喜歡的人,除了遠在鄉下的爺爺奶奶,就只有這里的房東奶奶。但要說更喜歡誰,她根本對比不出來:一個是自她有記憶起就一直傾注愛和溫暖到她懂事的爺爺奶奶;另一個是在她懂事以后在城鎮里給予她住所和工作、還有許許多多的溫柔的房東奶奶。


但她一直管房東奶奶叫『奶奶』,想來好像是因為周圍的大家也是叫她『奶奶』。她的真名到底叫什么呢?垣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還在學校上課,所以沒辦法立刻問起,回到家的時候又經常因為許多事情而忘掉。


垣趕到花店了,女店主正坐在柜臺后面,捏著下巴端詳著一張紙。


“那個,店長…哈啊……”


“你來啦?都說用不著這樣每次都跑著過來了,晚來一點又不會少給你錢。”店長站了起來,拿過一個會客用的杯子倒上水,“先喝點水吧。”


“…謝謝……”噸噸噸。


“這上面的是貨物清單,這是車鑰匙,這是店里的鑰匙。啊,這是傭金。到夏季了啊,進貨的量要減一減了。”


店主先往她手里塞了一張紙,然后再放上兩枚鑰匙,后來想起了什么似的,又拿起鑰匙,加塞了一張折過的信紙,讓鑰匙壓住。


“是淡季呢,話說…連店鑰匙都留給我?……”


“因為今天開始要步入決勝階段~~~”


看起來最多二十來歲的女店主,露出一個俏皮的笑容。“而且,小垣你也完全信得過嘛!交給你沒問題的啦!”


“啊…好的。”垣也報以笑容。


店長開開心心地走了,沒有駕照但是儼然算得上老司機的垣騎上店門口不知道哪里搞到的粉色載貨摩托上路了。


記得以前每周的進貨時間不是周六,但具體是哪天垣也不記得了。總之是店長聽說房東奶奶有個初中生客人需要打工維持生計,特地修改了時間才讓垣能拿到一點報酬。


熱情的店長是這樣,不過其他人就沒那么容易。


垣抵達目的地,按清單取貨裝車以后立刻返回。往店里搬花的時候,她想起前段時間有個男人經常來店里光顧,每次店長都比平時更加熱情,看起來也更加開心。


嗯…再加上今天好像穿的蠻好看…還有說的話……


啊!原來是去約會了!


搬完這一車,垣馬上又去運第二車,通常都要三次來回才能運完。據說這是店長執意選擇粉色車而犧牲了載貨量的后果,垣也不知道是不是該感謝一下才好。


兩車花搬完,一共用了將近三十分鐘,淡季只需要運兩車就可以了。到最后,垣還要對著清單一箱一箱地確認。雖然這不是她分內的工作,但畢竟接下來的時間趕得上,所以也沒有關系。


“玫瑰,馬蹄蓮,孔雀草…嗯,沒問題。”


忽然間,店門被打開了,鈴聲隨即響。


“您好,歡迎光臨。請問需要什么?”


垣連忙招待客人。這種情況偶爾會有,但幾年來次數也不算少了。


但她轉過臉,馬上就愣住了。


“買幾束花。”


客人的聲音是個女聲,十分平靜,有些像凍住了的湖面。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